2002 綠洲曳影  오아시스  Oasis

p1172460330  

這部電影表面上講述一個難以被世人接受的愛情故事,實際上卻藉此表現正常人的虛偽與自私。隨著劇情的展開,觀眾深入到兩個邊緣人的內心世界,並逐漸感受到他們之間純潔無暇的感情,感受他們的單純與善良,同時對比出那些正常人的偽善、自私、道貌岸然。正如導演李滄東自己所說,《綠洲》並不是一部美麗的電影,它既沒有韓國電影中常見的精緻、唯美的畫面,也沒有異常浪漫純情的愛情故事,影片​​處處流露出導演的寫實風格,生活的本真,現實的殘酷就在不加修飾的微微晃動的鏡頭中緩慢流瀉。片名叫“綠洲”,喻指在荒漠般的現實中男女主人公的愛情,儘管忠都與恭洙的身份、地位以及境遇都已經到了十分悲慘的地步,但影片並沒有把這種悲慘發揮到極至,而是有著一些美麗溫情的閃光。

侯季然  2003/12/9

有的時候,我們不敢正視醜陋病痛的人;有的時候,全然天真的善意,竟使我們困窘。有的時候,我們自以為有禮貌,有同情心,對這滿目瘡痍的世界維持著一種口 惠而實不至,皮笑但肉不笑的關懷;也有些時候,我們從街邊拾起流浪動物,只因為牠這樣孤獨弱小,在馬路徘徊,遂賦予了我們囚禁牠的權力,以愛之名。

《綠洲曳影》談論的就是這種自覺的與不自覺的虛偽,導演安排了兩個被社會放逐的人,一個是輕度智障的男人,剛踏出監獄,就因為吃麵不付帳被扭送警局,家人 明著暗著嫌棄他,視他為家族的累贅,即使他的前科累累中包含了替家人頂罪。另一個是腦性麻痺的女人,不但手腳捲曲不良於行,面容也扭曲無法言語,她被兄嫂 遺棄,獨居在舊公寓裡,她每日凝望著掛在牆上一方織著椰子樹、泉水與小象的掛毯,窗外樹影映在毯上,把綠洲搞得影影綽綽,常使她莫名地驚懼。

男人帶著禮物去被他意外撞死父親的人家探望,竟對死者的女兒,也就是腦性麻痺女子,一見鍾情。兩人從強暴者與受害者的關係,發展成不為世俗理解的熱烈愛情,終於引來「正常人社會」的不安,以及隨之而來的攻擊。

導演以一對邊緣人的戀情為明鏡,對比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偽善,從男方家人漠不關心的態度,到女方家人自以為是的保護管束,乃至公權力先入為主地未審先判,隨著情節發展,手起刀落,許多我們習於視而不見的道德暗角一一現形,批判力道之猛烈,絲毫不留情面。

然而,批判的刀鋒雖然雪亮,本片最精彩之處,卻是導演對愛情的細膩描繪,在不經意的魔幻筆觸下,幻覺與現實的界線悄悄抹去。愛情發生時,殘疾的女子因而重 生,織錦的璧毯綠洲流淌出真實的泉水,在那些恬靜又神奇,分不出是夢是真的溫柔片刻裡,被社會排斥的男人與女人超越了道德判斷,回歸人與人之間極其單純又 極其動人的愛情與善意,與充滿偏見與自私的「正常社會」形成強烈對比,也使得《綠洲曳影》的批判不單是強烈的控訴,更蘊含了對人性的悲憫與信心。

本片演員表現出色,男主角薛景求是韓國知名演技派明星,把男主角看似痴傻冒失,實則直率熱情的性格演繹得層次分明,而女主角文素利蔚為奇觀的演技,成就了《綠洲曳影》自由穿梭真實與夢幻之間的動人力量,她也因此榮獲2002年威尼斯影展新進演員獎。

*本文轉載自金馬搶鮮報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