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文雀 Sparrow 

p648374206

本片入圍2008金馬獎最佳攝影、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以及2008柏林影展競賽片,杜琪峰拍攝這部片花了四年半時間,打破他先前拍《PTU》的前後拍攝兩年的紀錄。

「文雀」意指粵語中的「扒手」。
本片雖然劇情驚悚仍以浪漫居多,圍繞著任達華與林熙蕾發展。片中一場任達華在同伴掩護下連偷3個路人皮夾的戲,以長達90秒的鏡頭拍攝,所有演員都事先安排好出場時間,算好何時轉彎、何時前進、何時回頭,有如一段優雅的舞蹈。

而為了表現扒手角色,任達華與林家棟還學習了口中放刀片的技巧,不抽煙的林熙蕾則是為戲成了老煙槍,抽煙抽到頭暈,杜琪峰坦言兩年前就想拍《文雀》,拍攝長達四年之久,其中一個鏡頭拍了25天,還找來香港芭蕾舞團與金盆洗手的扒手做為顧問。

簡單故事情節,夾帶濃鬱懷舊氣息;風格化的影像,寫意瀟灑;復古輕鬆的配樂,讓每個畫面都如舞蹈般流暢優雅,鏡頭下呈現香港各處市景,上映之後勇奪香港票房冠軍。

與杜琪峰多次合作,任達華表示很欣賞他的創意,沒有劇本,是杜導的風格,跟著愛在晚上熬夜磨戲的杜導工作,任達華抱著即使爆肝,也很enjoy跟杜導合作後看到成品的驚喜!任達華表示拍「文雀」時,最大的難關,並不是漫漫4年的磨功或是沒有劇本的茫然,而是為了要練扒手舌頭含刀絕技的痛苦過程!

說到舌尖翻轉刀片的絕技,任達華表示,當初練習,多次刀片割傷舌頭,舌頭四周都曾割傷,無一倖免,他笑說有時傷口大,還差點要送醫縫針哩!且,從不吃冰的任達華,有時因為傷口太大,血流不停,他只好忍受含冰止血的”痛苦”,對從不吃冰的任達華來說,吃冰比刀傷還難受!果然,好幾個月的練習,任達華在片中表現迅速熟練地舌間翻轉刀片的驚人特技,他自豪地說:「那可不是剪接的鏡頭,完全是流血換來的真功夫哩!此外,另一場,他騎單車載著三人的特技畫面,也是練習了好幾個月,現在要他隨時表演這些特技,可一點都難不倒他了。」

此外,任達華表示,還有一場最難受的事情,就是“濕身”23天,片尾發生在雨夜街頭的劇情,要求完美的杜琪峰,花了23天拍攝,他則是整整23天,時時保持濕身狀態,穿著濕衣服,黏涕涕的感覺,真是難受哩,沒想到,與杜琪峰再合作「復仇」時,也有一場下雨的戲,讓任達華餘悸猶存哩!

擅長拍男人戲的杜琪峰,在「文雀」中,首次以女主角林熙蕾,串起整個劇情,說起林熙蕾的表現,任達華與導演,都大讚林熙蕾將神秘詮釋得很好。說起拍攝這部戲,林熙蕾笑稱杜導很務實,因為,劇中林熙蕾,穿著優雅,腳踩4吋高跟鞋,常常在街上跑來跑去,一次腳不小心拐到,腳腫了,沒想到導演一點也不憐香惜玉,要林熙蕾照樣踩著高跟鞋,繼續在街上跑哩。即使這樣,林熙蕾還是很期待,再次跟杜琪峰合作,因為杜導的創意,常常讓她感到很驚喜!

拍攝花絮

·任達華、林家棟拍攝電影《文雀》,二人於片中飾演一名小偷,為了更加神似,他們學習了將刀片放入口中的秘技,更表示只是練了幾個小時便成功。他更表示更可以將兩塊刀片藏於口中,可以和平常一樣吃飯,十分厲害。林家棟雖然跟任達華一同學習,但是他卻只能藏到一塊刀片,故對任達華十分佩服。

·在影片結局戲拍攝期間,連周潤發也到探班,與演員一齊排戲。並趁杜導演半場休息,連忙擔任暫代導演一職,很認真地測試拍攝角度與企位,並與任達華排戲。
·影片拍攝長達4年之久,其中一個鏡頭拍了25天方才完成。

·拍攝期間,任達華要騎單車,載林家​​棟及另外兩名臨時演員,他們要在銅鑼灣的街頭不斷踏單車兜圈,但四個大男人畢竟太重了,拍了個多小時,該單車的後胎因不勝負荷而變彎,工作人員只好立即拿去單車鋪修理。

·在《文雀》的幕後動作指導團隊中,既包括香港芭蕾舞團,還有已經金盆洗手的小偷。
·影片入圍第58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幕後製作

香港情懷

據杜琪峰解析,《文雀》這部影片主要講述他難以割捨的香港情懷,因為在他看來,他熟悉的那些有香港特色的街景在10年後將不復存在。

杜琪峰說,影片情節才是最大的閃光點。他在柏林坦言,《文雀》融入了自己難以割捨的香港情懷,“我想表現一種更微妙、刺激的東西——香港這座都市的本身。對我來說,電影一直是記錄特別時空的媒介,《文雀》就是這種精神的化身。”

“文雀”是港台俚語中“小偷”的別稱。杜琪峰最後補充道,影片名和他拍攝該片期間穿梭於香港小巷的影像風格也有關聯。

任達華:刀片含在嘴裡玩

在香港銅鑼灣的拍攝現場,任達華正在同伴掩護下輕鬆地連偷3個路人的皮夾,其中一個抽出錢後還把皮夾插回人家口袋。這是一個90秒的長鏡頭戲,所有演員都事先規定好了出場時間和節奏,何時前進、何時轉彎、何時回頭,都要踩點。現場工作人員大聲喊著“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令整場戲有如一段優雅的快四。杜琪峰告訴記者,他們請來了香港芭蕾舞團的編導,想創造一部有舞蹈節奏的風格化電影。

為了更加神似,任達華、林家棟等人專門學習了將刀片放入口中的秘技,兩人稱自己只是練了幾個小時便成功。任達華表示他可將兩塊刀片同時藏於口中,像平常一樣吃飯。林家棟雖然跟任達華一同學習,但是卻只能在口中藏一塊刀片,所以覺得華仔十分厲害。

任達華坦言:“我從來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雖然他是小偷,但是依然有細膩的情感,對於感情並沒有半句假話。”任達華還透露,自己很喜歡馮小剛的《天下無賊》, “因為他的電影能夠從故事中折射出人生的哲理。但《文雀》和《天下無賊》不一樣,它主要講的還是感情,不是通篇說'賊'。”

林熙蕾:抽煙抽到頭暈目眩

與任達華在街頭不斷磨煉自己的技巧相比,片中扮演老大女人的林熙蕾,則利用空閒時間猛學抽煙。林熙蕾從不碰煙,昨日卻在香港一家意大利餐廳與友人吞雲吐霧有說有笑,原來全是裝樣子。

林熙蕾坦言,前幾天,當導演杜琪峰拿打火機給她時,她連火都打不出來,拿煙的姿勢更是僵硬,第一天拍抽煙戲,她便頭暈目眩、嗆得不行,但導演還是不滿意。於是,她只好請友人教她抽煙技巧,將女人拿煙的手勢、吞煙吐煙的神態逐一練習,就連餐廳的火柴都被她拿來把弄,“第一次學抽煙真的很難,煙從鼻子出來也不雅觀。”

林熙蕾表示這次和任達華一起合作《文雀》十分愉快,任達華天天秀存在手機裡的可愛女兒的照片給大家看,連她也感受到他初為人父的喜悅。

杜琪峰:扒手的世界很浪漫

《文雀》,杜琪峰最新的一部電影。 “文雀”,粵語是“扒手”的意思。杜琪峰說,他希望自己的電影多點童真多點浪漫,因為電影是需要浪漫的。而在他眼裡,扒手的世界就很浪漫。

銅鑼灣新寧街已經封路一周,杜琪峰緊繃著臉注視前方--“一、二、三;二、二、三……”前方的大砲(搖臂攝影機)順著拍子很有節奏地移動。任達華和林家棟一前一後從旁邊的岔道走出來,身後尾隨兩個年輕男人。火藥味無緣無故地濃烈起來,貌似以前的《PTU》和《暗戰》。根據現場各種跡象判斷,杜琪峰將破自己以往的風格。這回,他拍的是扒手的故事。 “我覺得扒手的世界很有趣,其實也很浪漫,他們不用槍,不用刀,完全用技巧。”

一個關於扒手的電影,容易想到《天下無賊》。杜琪峰說《天下無賊》是武俠片。他們要的是貨真價實的“偷竊”。所以,請來一個真正的扒手教他們怎麼偷,這個扒手已經是老年人了,上了年齡以後就再也沒有偷過,他稱自己此回是“重出江湖”。戲開場了,任達華連偷3個人,身手了得,萬無一失。給他做託的是林家棟和另外兩個扒手。 “我和你握手,握著握著,你的手錶就不見了,多好玩啊!”任達華說他還會用撲克牌的反面切蘋果。神秘女人林熙蕾適時出現,下一場該是感情戲了。

耳邊不時傳來“一、二、三”的鼓點聲,理由更有趣,杜琪峰想做成歌舞片,“不是那種純粹的歌舞片,只是加一點舞蹈的節奏進去,有一種詼諧的感覺。 ”據說現場打拍子的是香港芭蕾舞團的編舞。
杜琪峰說自己兩年前就想拍《文雀》了:“我希望我自己的電影多點童真多點浪漫,當然我知道在拍我自己喜歡的電影裡童真還不太多,但我會浪漫化,電影是需要浪漫的。”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