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381339291

2002 戰地琴人 The Pianist (2002)
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編劇: 羅納德·哈伍德
主演: 安卓亞布洛迪 / 托馬斯·克萊舒曼 / 艾米莉婭·福克斯 / Julia Rayner / Jessica Kate Meyer
類型: 劇情 / 傳記 / 歷史 / 戰爭
製片國家/地區: 法國 / 德國 / 英國 / 波蘭
語言: 英語 / 德語 / 俄語
上映日期: 2002-05-24(坎城電影節) / 2002-09-25(法國)
片長: 150分鐘
又名: 鋼琴家 / 鋼琴戰曲 / 鋼琴師


劇情簡介
獲得2003年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與最佳改編劇本3項大獎,根據第二次世界大戰波蘭音樂家華迪洛史匹曼真人真事所改編,備受爭議的波蘭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所執導,這也是他在離國40年後,首度返回祖國波蘭所拍攝的電影。

本片敘述一位才華洋溢的猶太裔鋼琴家--華迪洛史匹曼(Wladyslaw Szpilman),他於1939年9月正在電台現場彈奏蕭邦的夜曲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佔領波蘭,首都華沙遭受轟炸入侵,自此華迪洛史匹曼一家人與鄰居都被趕進在首都的「猶太特區」居住。在這「猶太特區」居住者,不僅出入受到限制,一舉一動也都被監視,並不時遭到納粹軍官的百般羞辱。

一小群猶太人的報復行動計劃,卻招到整個社區幾近毀滅的轟炸與殘殺。面對每日生存的威脅,華迪洛史匹曼冒生命危險成功的逃出「猶太特區」,躲進滿目瘡痍的首都公寓廢墟。他每天晝伏夜出,躲在天花板的夾層中,一待就是好幾個月。直到有一天,一位納粹軍官韋曼何思費(Wilm Hosenfeld)進入該公寓,發現這位逃脫的猶太人,此時他驚嚇地不知所措,因為長期躲藏不見天日,人也變的病奄奄,面目嚇人。

軍官得知他以前是鋼琴師,聽他演奏出神入化的一曲後,不忍心殺他反而幫助他。六年後戰爭結束,他還是在電台作同一曲目的演出,而納粹軍官韋曼何思費卻已死於俄國戰俘營。德國納粹戰敗瓦解後,華迪洛史匹曼表演過2500場以上的演奏,並獲得多次的世界大獎,2000年7月6日以88歲高齡逝世。

p837888949

幕後製作

一個民族的痛苦與掙扎

《戰地琴人》的劇本來自波蘭猶太鋼琴家維拉迪斯羅·斯皮爾曼的回憶錄,該書的力量在於在華沙猶太人區中求生的痛苦與內心的掙扎,正如波蘭斯基所說“該片以令人吃驚的客觀筆觸描述了那段時期的真實情況,客觀到了近乎冷酷和精確的地步。書中波蘭人有好有壞,猶太人有好有壞,德國人也有好有壞……”他希望他拍出來的影片最大可能地接近於事實,而不是那種典型的好萊塢風格電影。 《戰地琴人》裡,曾親臨其境的波蘭斯基在寫實風格的基礎上,傾注了更多的個人情感和強烈情緒,使得觀眾對那個時代人們經歷的感受得以拔​​高,超越了同情,達到類似感同身受、真正經歷的程度。

這部影片瀰漫著波蘭的民族情結和傷感。樂曲部分都是出自偉大的波蘭音樂家肖邦,肖邦的音樂是革命的詩章,然而從他的音樂中我聽不到激昂的號角,而是抒情的,憂鬱的旋律,是一種隱隱的力量,有一種隱忍的精神。浪漫派大師舒曼曾這樣形容:“肖邦的作品是藏在花叢中的一尊大砲。”肖邦的鋼琴曲的應用在電影裡深深烙上了波蘭印記,而且肖邦音樂的內涵也完整地融入了整個電影。

《戰地琴人》在前半段是舒緩地記錄歷史,後半段感覺有些荒島求生的感覺。羅曼·波蘭斯基的風格是細膩的鏡頭表現手法,而且在慾望和人性上的處理近乎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影片是投資3500萬美元的大製作,在捷克、柏林取景。 148分鐘的長度也是75屆奧斯卡參賽片中最長的一部。可以說這是波蘭斯基的雄心之作,不僅寄託了他自己的生命體驗,也成為他能否擺脫近些年低迷狀態的一個考驗。

p2195462346

波蘭斯基:重構童年記憶

波蘭斯基出生於法國,但在二戰爆發前兩年與父母一起前往波蘭。他表示一直想要拍攝一部描述大屠殺事件的電影,但始終在等待最好的劇本,最終他在鋼琴家維拉迪斯羅·斯皮爾曼的回憶錄中找到了這個令他感動異常的情節。

儘管這部影片並非他本人的親身經歷,但波蘭斯基表示,他在電影中融入了他本人的一些經歷和感受,從猶太人集中營的景觀到納粹軍人走路的姿式以及穿著等等。波蘭斯基在領獎台上說:“我能夠獲得這一殊榮感到非常榮幸,我希望這部影片成為波蘭電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我想重構童年時的記憶,另外,與真實保持盡量近的距離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我不想拍一部好萊塢電影。”波蘭斯基這樣說,可是顯然當記憶被重構的時候,當所有倖存者都迫不及待地記錄下這一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大災難的同時,一些無意識的臆想和記憶扭曲所帶來的不准確性,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們無意於追求影片的真實性和代表性,因為能代表大屠殺時期猶太人最典型生存狀況的人,幾乎都已經死於集中營,因此能被現在的人所了解的關於當時的個人體驗,都將是例外和特殊個體。

z0u6YR9RDzrWw3dWCV1eoxCYRC5

布洛蒂:飢餓之後看見什麼

曾主演《紅色警戒》的29歲美國男演員安卓亞布洛迪(AdrienBrody)是影片成功的關鍵。按照他的說法,自己是勒緊了褲帶來扮演斯皮爾曼的。 “這部電影的本性讓我覺得有巨大的責任要演好他。導演讓我餓一段時間,堅持要我減掉大量的體重,那樣我們就可以從那幾場餓肚子的戲開始拍。用了六個星期,我才減掉了30磅,”布洛蒂補充說,這還不是他為了這部電影放棄的惟一東西——為了拍這部電影,他失去了曼哈頓的一套公寓、車,還有戀人,因為他從來沒有那樣充滿激情地投入扮演過一個角色。

“飢餓讓你真正清晰地了解到斯皮爾曼被剝奪了什麼。儘管我的飢餓是自願的,但它還是讓我從某種程度上和這個男人有了溝通。你很難想像飢餓會多大程度上影響你的行為,你又如何超越對食物的渴望去思考,”布洛蒂補充說,“我感到內心空蕩蕩的,看到的世界也是空蕩蕩的。有些人說斯皮爾曼這個角色在電影中太被動消極了,但事實上,他能做的非常少,他也只能做這些。他得找到生存下去的辦法,他不是一個鬥士,不是士兵。”
扮演那位令斯皮爾曼得以生存的德國軍官的,是一位年輕的德國演員托馬斯·克萊茲曼。對於他在《戰地琴人》裡受人矚目的出色表演,他認為得益於波蘭斯基的許多幫助。 “波蘭斯基是一個見證人,一個受害者的立場……這部電影是他童年的回憶,”克萊茲曼說到波蘭斯基似乎非常折服,但如果你問波蘭斯基本人這部電影是關於什麼,他會回答說,“這是一部關於希望的電影。羅曼·波蘭斯基是一個複雜的人。”

6509f99e-7c9a-42e8-91d6-3163b8000583

拍攝花絮

1 布洛迪影片獲金棕櫚獎後接受采訪時說,這個故事有導演波蘭斯基親身受納粹迫害的體驗,他拍片時很清楚自己要表現什麼,拍攝手法寫實又纖細,很高興和導演一起合作。拍片當時完全沒有想到得獎。

2 安卓亞談到自己揣摩鋼琴師一角的經過時說,自己是在倫敦的報紙上看到此片的廣告去應徵,選角的條件是要會彈鋼琴,安得烈本來就會彈琴,在大學還上過鋼琴課,沒想到居然有機會擔任此片的主角。

3 安卓亞為了演這個角色,將房子、車子都賣掉,隻身到法國拍片,在拍片的七八週內,每天要練四個小時的鋼琴,而且為了符合角色形像還要節食,自己一百八十三公分,體重最後只剩六十一公斤。但是他對自己為這個角色所付出的一切,一點也不後悔,因為自己所付出的忍耐和痛苦都不及故事中主角的百分之一。

4 有個男人在街上等候過馬路的時候,抱怨在猶太區竟然建了一條非猶太人街道,這個聲音正是羅曼·波蘭斯基的。

5 在倫敦超過一千四百位男演員為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的角色試鏡,導演都很不滿意,最終羅曼·波蘭斯基找到了演員安卓亞,就在巴黎他們兩人第一次會面的時候,波蘭斯基就認為他是最佳人選。當時安卓亞正在拍攝電影《項鍊事件》The Affair of the Necklace (2001)。

6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從集中營裡逃出來並被告之“不要跑!”這段場景,來源於導演羅曼·波蘭斯基的一段類似的真實經歷。

7 這是第一部獲得凱薩最佳電影大獎(法國國家電影獎項)而沒有任何一句法語在其中的電影。

8 對於那些不說德語的人有一個細微差別:通常情況下,德國軍官在和猶太人說話的時候,使用的是非正式用語的“你”(“du”,等等),這樣就能表示他們的態度(你不能和成年陌生人這麼說);然而,霍森菲德(發現躲藏起來的斯皮爾曼的那個軍官)經常用更加禮貌的正式用語(“Sie”,等等),因為這是他自己個人的感受。

“斯皮爾曼Szpilman”聽起來很像是德語的一個單詞“Spielmann”,意思是樂隊隊員或者是游吟詩人。亨斯·霍森菲德說對於一個鋼琴家而言,那是個很不錯的名字。

p1381345719  

台詞金句
 
謝謝上帝,不用謝我。他讓我們死裡逃生,這就是我們為什麼信仰他。 ——德國軍官

食物可要比時間重要得多。 ——瓦拉迪斯羅·斯皮曼

我現在一點都不覺得驕傲,但我當時就是那樣做的。

對不起,你見到我丈夫了嗎,伊扎克·斯澤曼?個子高高、英俊的男人,留著一點灰色的鬍子。沒有?那打攪了。再見,睡個好覺。但是如果你看見他,寫信告訴我,好嗎?伊扎克·斯澤曼!

p837912249  
精彩對白

Wladyslaw Szpilman: I don't know how to thank you.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我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

Captain Wilm Hosenfeld: Thank God, not me. He wants us to survive. Well, that's what we have to believe.
維姆·霍森菲德上尉:謝謝上帝,不要謝我。他希望我們倖存下來。所以,那就是我們所要相信的。

p837950350

Henryk Szpilman: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 all, huh? You lost your sense of humor?
亨利克·斯皮爾曼:這些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啊?你已經丟失了你的幽默感?

Wladyslaw Szpilman: That's not funny.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這不是開玩笑。

Henryk Szpilman: Well, you know what's funny? You're funny, with that ridiculous tie.
亨利克·斯皮爾曼:那麼,你知道什麼是玩笑?你很好笑,帶著那條滑稽的領帶。

Wladyslaw Szpilman: [getting angry] What're you talking about my tie for? What does my tie have to do with anything? I need this tie for my work!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開始生氣)你怎麼要提到我的領帶?我的領帶和誰有關係啊?我需要這條領帶是為了工作!

Henryk Szpilman: [mocking] Oh, your work.
亨利克·斯皮爾曼:(嘲笑的)哦,你的工作。

Wladyslaw Szpilman: Yes, that's right, I work!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是的,就是這樣,我的工作!

Henryk Szpilman: Yes, yes, your work. Playing the piano for the parasites in the ghetto.
亨利克·斯皮爾曼:是的,是的,你的工作。在猶太區為寄生蟲們彈鋼琴。

Wladyslaw Szpilman: Parasites...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寄生蟲們…

Henryk Szpilman: Yes, parasites. They don't give a damn about people suffering.
亨利克·斯皮爾曼:是的,寄生蟲們。對於百姓遭受到的苦難,他們甚至沒有一句譴責。

Wladyslaw Szpilman: And you blame me for their apathy, right?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所以你責備我,他們的冷漠,是嗎?

Henryk Szpilman: [accusing] I do, because I see it everyday. ​​They don't even notice what's going
on around them.
亨利克·斯皮爾曼:(責難的)是的,因為我每天都能看到。他們甚至對身邊發生的事情置若罔聞。

Father: I blame the Americans.
父親:我譴責美國人。

Wladyslaw Szpilman: [visibly upset] For what, for my tie?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顯然很沮喪)為了什麼,為我的領帶?

p837947683

Itzak Heller: What do you think you're doing Szpilman? I saved your life. Now go! Get out!
依薩克·赫勒:斯皮爾曼,你現在還在想你能做什麼?我救了你的命。現在走吧!快點離開!

Itzak Heller: [Szpilman begins to run] Don't run!
依薩克·赫勒:(斯皮爾曼開始跑)不要跑!

p837913623

Captain Wilm Hosenfeld: What is your name? So I can listen for you.
維姆·霍森菲德上尉:你叫什麼名字?這樣我可以聆聽你的。

Wladyslaw Szpilman: My name is Szpilman.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我的名字是斯皮爾曼。

Captain Wilm Hosenfeld: Spielmann? That is a good name, for a pianist.
維姆·霍森菲德上尉:斯皮爾曼?對於一個鋼琴家來說,是個不錯的名字。
對不起,你見到我丈夫了嗎,伊扎克·斯澤曼?個子高高、英俊的男人,留著一點灰色的鬍子。沒有?那打攪了。再見,睡個好覺。但是如果你看見他,寫信告訴我,好嗎?伊扎克·斯澤曼!

p837891891

穿幫鏡頭

·時代錯誤:德國軍官打開豆子佈袋的刺刀並不是德國貨,看起來應該是土耳其樣式1890年的刺刀。

·連貫性:當斯皮爾曼被告之,必須離開他第一次躲藏的公寓時,他的頭髮髮型是分開的並且分別掛在臉的兩側。在接下來的鏡頭中,他坐下來吸煙,他的頭髮全部往後梳著沒有分開。

·連貫性:在碟子被打碎後,斯皮爾曼不得不離開他第一次躲藏的地方,在他臉上有著很明顯的鬍子茬。然而,在接下來的場景他到達多羅塔家後,他的鬍子已經刮得很乾淨了。

·時代錯誤:在片尾結束的時候,斯皮爾曼正在演奏,鋼琴的商標顯示是"Steinway & Sons",這是一個現代樣式的,出產時間應該是在1990年代。

·連貫性:當斯皮爾曼穿過橋上的時候,同樣的一個臨時演員(戴著眼鏡)兩次同他身邊經過,先後在兩個鏡頭中。

p837948158

獎項

第75屆奧斯卡金像獎 (2003)

最佳影片(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 Robert Benmussa / 阿蘭·薩德
最佳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男主角 安卓亞布洛迪
最佳改編劇本 羅納德·哈伍德
最佳攝影(提名) 帕維爾·愛德曼
最佳剪輯(提名) Hervé de Luze
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Anna B. Sheppard

第55屆坎城電影節 (2002)

主競賽單元 金棕櫚獎 羅曼·波蘭斯基

第27屆日本電影學院獎 (2004)

最佳外語片

iunmxWkOi7Vk17Ob3G2HwwjgHsr

p837959825p837912476p1381345942p1381348802tMdT6evjfqRSS99IKKLvVBPxpwMkaKE1fd8XzjXWYmywxkee8Hjlk9p837871303p837870691p837871770p837872263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