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84990781

2011 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導演: 大衛芬奇
編劇: 史蒂芬柴里安
演員: 魯妮瑪拉  丹尼爾克雷格  羅蘋萊特  史戴倫史柯斯嘉
出 品 國:USA | Sweden
片長:158分


劇情簡介
《龍紋身的女孩》為全球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千禧三部曲」的首部曲,由《社群網戰》導演大衛芬奇執導,007男主角丹尼爾克雷格飾演記者布隆維斯特,而女駭客莎蘭德則是由《社群網戰》中客串的新秀魯妮馬拉演出,她並入圍第69屆金球獎最佳女主角。

千禧年雜誌發行人同時也是財經記者的布隆維斯特〈丹尼爾克雷格 飾〉因為涉及毀謗企業家溫納斯壯一案被判高額賠償金。事發不久,名譽破產,被迫去職的布隆威斯特接獲了範耶爾企業大家長亨利範耶爾〈克里斯多夫普拉瑪飾〉邀請,要求他遠赴赫德史塔島撰寫範耶爾家族史,範耶爾並提出高薪和對溫納斯壯不利的證據,企圖吸引布隆維斯特答應。

布隆威斯特發現事情並不單純,原來撰寫家族史只是一個藉口,亨利的實際目的,是要他深入調查家族中失蹤近四十年的海莉命案。在調查過程中,布隆維斯特不斷遭遇瓶頸,但在意外得知範耶爾曾聘請一位精通網路調查的駭客莎蘭德〈魯妮馬拉〉調查過自己的身世後,布隆維斯特決定和這名神秘但聰明的女孩合作抽絲剝繭揭開這宗命案背後涉及的謊言和秘密….。

女主角魯妮馬拉為了詮釋莎蘭德在書中的誇張造型,一改過去清秀樣貌轉型暴走搖滾龐克路線,那些鼻環、唇環、眉環、乳環、耳釘都是真的,魯妮瑪拉特地在瑞典和布魯克林的紋身店做穿刺手術。

大衛芬奇本身是搖滾樂迷,為了本片,找來以《社群網站》贏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的Trent Reznor 〈搖滾樂團九寸釘主唱〉操刀,重新翻唱經典重金屬搖滾樂團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 〉的招牌名曲Immigrant Song,以震撼磅礡的搖滾節奏搭配壓迫緊湊的跳剪畫面,拉出原著小說裡的北國驚悚黑暗序曲。

2oCFgGeVMwfOs74Tm5OL8z1rUy

關於製作
「我們希望忠於原著,描述女人遭受暴力危害、涉及到一些墮落不堪的內容,這是躲不掉的部分,但同時我們也得讓觀眾打從心底知道復仇的必要,同時看出復仇被表現出來的力量。」導演大衛芬奇說。
由史迪格拉森創作的千禧三部曲小說,已在全球46國暢銷超過6500萬冊。 2005年,在拉森過世後不久,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才出版上市,故事圍繞在記者麥可布隆維斯特及一位聰明過人的駭客莎蘭德所面對的一樁神秘失蹤案件。

拉森筆下的莎蘭德不同於過往犯罪驚悚小說裡的人物,莎蘭德是個龐克天才,她獨特的打扮警告身邊的人不要太靠近她,而她也不和周遭其他人互動。莎蘭德精準的的調查手法讓她意外捲入布隆維斯特調查海莉範耶爾的失蹤案,而她的復仇計畫以及與布隆維斯特的合作過程,成為《龍紋身的女孩》與隨後推出的《玩火的女孩》、《直搗蜂窩的女孩》三本書的主軸核心。

「我和編劇對小說最感興趣的是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這兩個角色,是他們倆讓千禧三部曲成為一種文化現象,小說本身有很多精神、摩擦和戲劇性的可能。」導演大衛芬奇說。 「莎蘭德是個很棒也很特別的角色,但小說裡若只有她,絕對不會比她和布隆維斯特的組合更好,必須要他們倆的故事串在一起,看到他們經歷的過程,才是《龍紋身的女孩》這本小說引起共鳴的原因。」編劇史提芬薩里恩說。

導演和編劇都不想淡化原著小說裡暴力和復仇的元素。 「我們希望忠於原著,描述女人遭受暴力危害、涉及到一些墮落不堪的內容,這是躲不掉的部分,但同時我們也得讓觀眾打從心底知道復仇的必要,同時看出復仇被表現出來的力量。」導演大衛芬奇說。這正是作者拉森希望透過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的調查,讓讀者了解腐敗的力量、痛恨女人、容忍、激情、全球化、社會福利、公平正義等議題。飾演莎蘭德的魯妮馬拉說:「我認為大眾不願承認面對社會現況,但大家卻對於一些被隱瞞的黑暗面感到興趣。」

7ofiiYlvs4ArX4l2y7tEV1NzooW

卡司與角色

布隆維斯特〈丹尼爾克雷格 飾〉
就像原著小說作者史提格拉森生前一樣,布隆維斯特是個記者,投入於揭穿財經和政治醜聞。身為《千禧年雜誌》創辦人,布隆維斯特不惜一切深入調查政客權貴背後的秘密。導演大衛芬奇找來英國演員丹尼爾克雷格接演這個角色, 他的演技實力和迷人魅力,正是讓他出線成為現任007的主因。大衛芬奇說:「布隆維斯特是個很尋常的角色,而莎蘭德就像衛星一樣繞著他公轉。我們需要像丹尼爾克雷格這樣的演員,不只有很棒的銀幕魅力,演技也沒話說。」

p1280455677

就像其他讀者,丹尼爾克雷格在《龍紋身的女孩》出版不久就跟上風潮讀了這本小說。 「有人送了我一本《龍紋身的女孩》,我兩天內就把它看完。這是一本一看就讓人停不下來的書,你會覺得有什麼壞事即將發生,我認為這是大家都想看的原因之一。」丹尼爾克雷格說。

克雷格深深的被莎蘭德這個角色給吸引。 「莎蘭德特別的地方是,就算她是性侵的受害者,但她在心理上從來沒有想變成一個犯罪者。莎蘭德的精神和她面對困難、挺身再出發的方式是讓讀者深深被迷住的原因。」《龍紋身的女孩》這本書讓丹尼爾克雷格印象深刻,但卻是電影創意團隊吸引他加入電影版演出的原因。 「《龍紋身的女孩》本身就是個很棒的故事,但導演大衛芬奇和編劇史提芬薩里恩的組合讓我更感興趣,我對故事和他們倆的視覺概念很有信心。 」

打從一開始,丹尼爾克雷格就愛上布隆維斯特這個角色。 「我喜歡他的態度,他的政治理念,他為正義而戰,試著去揭開貪腐,盡可能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記者。」編劇薩里恩對於丹尼爾克雷格入戲的程度印象深刻。 「布隆維斯特本質並不是個像外表那麼強悍的人,他非常親切。丹尼爾克雷格將角色詮釋得很好,而布隆維斯特這個角色也和莎蘭德一樣複雜。」

丹尼爾克雷格很早就決定,不讓布隆維斯特的英文有太重的腔調,盡量讓他說話自然一點,凸顯斯德哥爾摩的大都會文化。 「我和導演討論過,不希望布隆維斯特說話帶有特別的口音。事實上,很多瑞典人不管講話有沒腔調,他們都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我認為這是我該去詮釋的,尤其布隆維斯特從六歲就開始聽BBC,他也旅行去過很多國家,他的英文應該是很標準的。」

一直以來,丹尼爾克雷格都想跟大衛芬奇合作,這次合作讓他相當興奮,儘管他知道即將面臨很多挑戰。 「大衛芬奇以磨戲出名,他會不斷要求重拍同一個鏡頭,如果我知道重拍會拍出更好的東西,這對我而言就不是問題。導演的執導方式非常精準和特別,你一旦看到他如何一步步打造畫面就會釋懷了,因為你知道他雙眼專注在所有重要的細節。」

試鏡時,丹尼爾克雷格認為自己的體態正處於生命的最佳狀態,但對於大多數時間都坐在書桌前或調查線索的記者而言卻不合適。 「導演希望我胖一點,我聽了很掙扎,但我還是吃了。」克雷格笑說。在冷冽的瑞典拍戲在體能上是相當挑戰的,但丹尼爾克雷格的焦點卻是專注在內心戲。 「布隆維斯特情緒的高潮在片尾爆發。」他總結說。

5Lrl18uTCpabpOHBKAZppTrKTUl

莎蘭德〈魯妮馬拉 飾〉
當《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即將要開拍時,劇組尚未找到飾演女主角莎蘭德的人選,選角的難題是,每個讀過《龍紋身的女孩》的人腦中都已有主觀印象。要改編這個角色,編劇薩里恩希望能捕捉到角色武裝又脆弱的對比。 「描寫莎蘭德這種角色是最有趣的事,她處理事情是有目的方向的,她的忍耐有限度,電影很大的張力來自莎蘭德這個角色。」

大衛芬奇希望能找到集合以上特質的演員,而他還希望找到一個不僅願意挑戰這個爭議角色,同時還肯放手一搏的人,最後他找到魯妮馬拉,但尋找過程可一點都不簡單。劇組為了選角做了詳細的調查,曾在《社群網戰》裡,客串馬克佐克柏前女友艾瑞卡的魯妮馬拉就被考慮為女主角人選之一。大衛芬奇為了測試,安排魯妮馬拉進行一連串密集的試鏡,從朗誦瑞典詩歌到騎重機,要她證明她能勝任莎蘭德一角。

「在試鏡過程中,我最喜歡魯妮馬拉的地方是她的字典裡沒有放棄這個字,這點她跟我要的莎蘭德一樣。我希望這個演員像打不死的蟑螂,到了試鏡末期,我知道魯妮馬拉就是那個對的人。」大衛芬奇說。 「在現實生活,魯妮馬拉有點像個邊緣人,她擁有我們需要、想找的特質,她願意為了瞭解角色做更多。我曾說過,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勝任這個角色,但我知道我們可以在一旁引導、支持她,再讓她入戲。果然她就像我說的,不但把一頭長髮剪短、學騎重機,還自己一個人跑去瑞典。如果有人願意做到這樣,那就是她了,撇開全身穿洞不說,不過穿洞是誰都做得到的。」
    
對魯妮馬拉而言,這一連串的試鏡把她逼到極限,正好幫助刺激她進入莎蘭德這個角色。她說:「我早就準備好了,並且願意在劇組面前表現一切來得到角色。隨著電影都要開拍了,我當時心時,你們到底還要我做什麼?我已經在你們面前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如果你們還不做出決定,我就要放棄這些回去過我自己的生活。」

fx_fgen61568346_0012

幾個月的表演和等待終於達到高潮。 「某天導演突然把我帶進他的辦公室,開始跟我閒聊各種不該演莎蘭德的理由,說那會如何影響我的生活,最好不要接下這個角色等。接著他把他的iPad拿給我,螢幕裡剛好有一篇關於我被選為女主角的新聞稿。他說,他們當天就要發出新聞了,我只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決定我到底要不要接下這個角色。 」
  
魯妮馬拉絲毫不猶豫的答應,因為莎蘭德幾乎已經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 「沒有一個女性角色像莎蘭德一樣,一個個頭嬌小、個性雌雄同體的人卻擁有很多面。你會站在她那一邊,同時你會質疑她,因為她做的事你不見得認同,對我而言,這是她最有趣的地方。我認為很多人會將自己連想成莎蘭德,即使她對他們而言是有點奇怪的人,但他們在某些方面卻覺得像她一樣,處在社會的邊緣。」  

當魯妮馬拉答應接下這個角色後,她立刻得變身。她說:「當我跟導演說要演莎蘭德之後的一個小時,我就開始拆解電腦、騎上摩托車,開始上滑板課,五天之後,我就到斯德哥爾摩拍戲。我根本沒時間去思考得到這個角色帶來的意義或是我的任何感覺,一口氣就直接跳到拍戲狀態。」 

但魯妮馬拉完全沒再怕導演的警告。 「大衛芬奇跟我說,你必須到瑞典,一個人去體驗莎蘭德的生活。他還說,這部電影會折磨你,你沒辦法和家人、朋友相處。不過,導演當時還不太了解我,他不知道我常一個人獨處,而他說的部分也許會嚇到某些人,但這些對我完全沒用。」

最後,魯妮馬拉的外型被做了一個大改造。她剪掉長髮、身上穿了很多洞,她最驚訝得是連眉毛都得染白。 「染眉毛前,我相當興奮,覺得自己做好準備了,但當我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卻嚇一跳,不過我認為染眉毛是為了莎蘭德所做的造型裡最棒的一項,這把她的特徵都點出來了。」

另一個魯妮馬拉要強調的,是莎蘭德的情感壓抑面。 「我跟導演討論過,在莎蘭德的身上你看不到任何傷口。她不哭,她很少讓自己去接觸情感面,但在疤痕下,觀眾會感受到她傷口的存在。」 魯妮馬拉越了解莎蘭德封閉的內在,她就越能理解小說作者史迪格拉森會認為經典漫畫人物長襪皮皮是影響莎蘭德的原因。 「莎蘭德就像長襪皮皮的成人版,只是她不騎馬改騎摩托車,莎蘭德有她自己的道德標準,她會從壞蛋身上奪取東西報復。」

fx_fgen61568346_0003

莎蘭德這個角色的複雜度,從故事一開始莎蘭德在監護人畢爾曼辦公室的暴力場面展開,這些場面不論在生理或心理上都是相當挑戰的,但卻是了解莎蘭德為何想幫助布隆維斯特破解海莉被謀殺的關鍵。 「和畢爾曼的戲份會讓觀眾了解莎蘭德,她被虐待的遭遇驅使她去行動,這些戲份是我一直揮之不去的畫面。我知道要拍這幾場戲會很困難,但它們比我想像的還難得多。」

為了讓情緒緊繃,魯妮馬拉刻意避開飾演畢爾曼的演員尤瑞克凡威吉尼吉恩。 「尤瑞克是個很貼心的人,但我刻意躲他,我不想去想到他很好的一面,我們最好別說太多話,直接進房間拍戲,看會發生什麼事。」這場戲對尤瑞克而言也不容易,他說:「在重拍的過程中,我常在自己的休息室裡哭上15分鐘才出來演。我認為,要讓強暴莎蘭德的這場戲演的成功,就得讓雙方都感覺像真的一樣,情緒和力道都必須很真實。對我而言,那是很可怕的,它讓我處在一般人不會感受也不想體會的情緒裡,我到現在還無法走出來。」 

莎蘭德和布隆維斯特的相處又是另外一回事。讓她驚訝的不是情慾上的吸引,而是她沒預期到的信任感。 「莎蘭德在片中一直拒他人於外,她不和別人有情感關係,但遇到布隆維斯特之後,她開始思考也許他是可以信任的對象,但她同時也有足夠的理由去懷疑自己怎會笨到去相信一個人。」

最終,魯妮馬拉認為,過去幾個月為莎蘭德這個角色所做的一切都很值得。 「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除了這個之外,我從這次的經驗學到最多的是我變得更能幹了,我不只學到也做到很多我從沒想過我能做的事。我最喜歡大衛芬奇的一點就是,他總是挑戰每一個人,這是為什麼他電影很棒的原因,因為他挑戰每個人的極限,他會讓你思考你從沒想過的事情,我想,每個人都是喜歡被挑戰的!」

p2192846589

場景設計

打從一開始,導演大衛芬奇和編劇史提芬薩里恩就決定,電影版要維持史迪格拉森的瑞典場景,所以他們不打算在美國拍攝《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大衛芬奇說:「我們沒必要去調整片中的場景,因為小說的基礎是非常的瑞典風格,我們沒辦法在西雅圖或加拿大蒙特婁去拍攝這部片。」

的確,拉森確實在千禧三部曲小說裡,讓全球讀者看到瑞典不為人知的一面。雖然瑞典的社會民主、自然風光和對文化的重視舉世聞名,但拉森卻透過文字讓大家看到瑞典光鮮亮麗的包裝下,被忽視的社會漏洞。為了捕捉拉森筆下瑞典的黑白兩面,導演大衛芬奇找來曾以《社群網戰》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的傑夫康乃威,以及得過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的唐納葛萊姆巴特合作。

演員同時也將他們自己融入瑞典的生活。 「對我而言,實際在瑞典拍戲在很多方面都比其他訓練來的實用。一直到了解瑞典人的生活,感覺到斯德哥爾摩這座城市的活力,才能真正了解史迪格拉森和莎蘭德。 」女主角魯妮馬拉說。

從冰冷的諾爾蘭島海岸到摩登極簡的斯德哥爾摩,瑞典的地理環境成為攝影師康乃威源源不絕的靈感。他利用數位Red One攝影機〈也是他拍攝《社群網戰》使用的機器〉,和最新的Epic數位攝影機的多功能和高解析度拍攝本片。攝影器材的選擇在很早就被決定,因為劇組認為電影應該拍出瑞典自然真實的景觀,來呈現出拉森書中的氛圍。 「我們的想法是利用傳統的光源來呈現出真實的景象,所以畫面中會出現陰影,也許會有些瑕疵但卻很真實。我們不避開陰影輪廓,但同時我們也希望畫面避開這些部分,讓影像不會是連續的戲劇效果。」攝影師康乃威說。

在瑞典拍攝《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的外景,康乃威必須融入當地多變的氣候變化來強化電影的氛圍。 「瑞典的天氣是電影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背景很重要的一環,讓觀眾感受到這部分是很重要的,因為冬天本身就是這部片裡很低調安靜的角色,它讓所有事物呈現出一種低調、冷調同時又兼具柔軟、間接的光芒。」

p1244948133

Epic數位攝影機捕捉出瑞典嚴峻氣候的效果,這讓康乃威相當驚艷。 「拍攝一台閃亮的車在下雪時穿過黑樹和雪地是很有趣的,任何一般攝影機無法捕捉的畫面,數位攝影機都能搞定,我和導演都很滿意Epic攝影機的效果。」

至今,康乃威和導演大衛芬奇已經有絕佳默契,他們在影像上有很多共同的直覺判斷。 「我們合作很久,我比其他人更能接近大衛芬奇的觀點,在把一些情緒場面概念化的部分,他處裡的很棒。」康乃爾補充說,這些涉及情感的畫麵包括魯妮馬拉從害怕到溫柔的情緒變化。 「魯妮馬拉的皮膚相當平滑,光線會神奇的反彈到鏡頭前,因為這樣,我們只需要很暗的光源就能進行拍攝,而魯妮馬拉每次出現總是相當吸睛。」

康乃威最喜歡的一場戲,是莎蘭德在斯德哥爾摩混亂的捷運站裡,追逐一位電腦小偷的場景。 「大衛芬奇在斯德哥爾摩的捷運手扶梯拍這場戲,你會看到莎蘭德被激到像動物一樣追趕著那位小偷,這是我們用Epic數位攝影機拍的其中一場戲,數位攝影機可以把畫面都拍得很小。有時候我們會把籃球當成腳架,把攝影機固定在上面拍攝,同時我還設計一個電扶梯把手能通過的機關,為的是讓觀眾有身歷其境的感覺。這麼做能讓畫面突然跳出來呈現在觀眾面前,同時有些東西會被遮到,這些看不清楚的畫面會增加緊張的張力,不論是打鬥戲、強暴或作愛的畫面,大衛芬奇都處理得很好。」

增加電影視覺層次的,是跟大衛芬奇長期合作的美術設計唐納葛萊姆巴特,他曾以《班傑明的奇幻旅程》拿下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獎。拍攝《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時,巴特深深被沉浸在陌生文化給吸引。 「我認為,第一次在瑞典拍攝好萊塢電影是個很有趣的挑戰,瑞典文化並沒有被好萊塢取材過,這些新奇的不同相當吸引我。」 巴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走遍瑞典,重點不只是勘景,而在感受這個國家的氛圍。 「要了解文化的差異、觀察當地建築、風景、城市樣貌和居民的習慣是需要花時間的,我必須將自己融入在那個世界裡,才能創造出電影真實的樣貌。」

之後,導演大衛芬奇到瑞典和巴特會合,兩人開始討論電影整體的設計結構。 「我們的目標是維持瑞典的真實樣貌,但不是要去觀光景點捕捉制式的瑞典影像,我們盡量到一些比較不知名的景點拍攝。」巴特說。雖然巴特和瑞典當地團隊合作,在瑞典搭了一些場景,但主要的場景還是在美國完成,以便提供巴特更多的創意彈性,這些場景包括了故事裡兩個主要地點: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兩間風格截然不同的公寓。

「莎蘭德的房間主要擺設以電腦和駭客工具為主,其他都不是她在意的。當她使用電腦時,整個人是相當專注的,電腦就是她全部的世界,生活中其他的東西都會被她忽略。她住的大公寓非常簡單陽春,顯示出她寂寞、隱藏自己的個性。相較之下,布隆維斯特的公寓相當時尚,他在一家知名的雜誌社工作,同時他還是個私人偵探,但在他身上也會看到一些比較邊緣的特質。」

巴特主要的挑戰之一,是創造出範耶爾家族的莊園,這個場景是在斯德哥爾摩西南部的豪宅取景,劇組將它改造成片中充滿秘密的範耶爾家族主景。根據巴特的描述,這間莊園具備18世紀法式建築風格。 「我們想要一間樸實、被妥善管理、風格又正式的老宅。瑞典人擅長現代極簡風格,他們擁有足以和都會大城對比的漂亮鄉村屋舍,不論是哪一種其實都需要砸錢建造。」

和鄉村莊園對比的是畢爾曼平庸的辦公室。 「畢爾曼的辦公室位在一間歷史約有50年的建築裡,屋裡的擺設相當簡潔,沒有什麼高檔的佈置,對比在裡頭發生的事物,他辦公室裡的東西其實都很簡單。」巴特的設計裡,直接的反應了拉森書裡的瑞典風格和當地的生活場景。 「片中的設計都遵守瑞典文化、生活風格,小到連瑞典人廚房一定都有的越橘莓汁我們都有顧慮到。在瑞典社會的各個階層,不論是有錢人或窮人,都可以發現到美感,我們唯一要避開的是在古城區傳統瑞典的粉紅或橘色建築,因為《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要的是比較黑暗、沉靜的調調。」

8Uvd3y3qzFKL7hZACd7UWDjlvRZ

服裝、髮型和化妝

片中的服裝設計由崔許蘇莫維爾打理、髮型設計和化妝分別由達尼洛和派特馬格斯負責,這三人打造出莎蘭德讓人難忘的造型,包括她的龐克刺蝟頭、煙燻妝、眉環、套頭皮衣和破牛仔褲。造型關鍵是要讓莎蘭德看起來很前衛但又真實,她也許在她工作的保全公司裡看起來很突兀,但卻很容易隱藏在人群裡。 「我們不希望莎蘭德造型很俗艷誇張,而是要很真實。我們不要將她打造成一個哥德龐克風的樂團選手,而是讓她呈現出二手復古的酷勁,如果莎蘭德想要的話,她可以輕鬆的混入人群躲起來。」蘇莫維爾說。
   
莎蘭德的造型包括機車外套、拳擊高筒靴、皮帶、皮手環、耳環,還有明顯洗過多次、褪色的T卹,上頭寫上一些激進字眼〈通常是寫瑞典文〉。 「莎蘭德的另一項隱喻服裝風格就是她的帽T,當她在駭入別人電腦時,都會穿著帽T,戴上過大的束髮帶,大衛芬奇稱呼這打扮是龍紋身的女孩版本的絕地武士。」蘇莫維爾說。

fx_fgen61568346_0031

蘇莫維爾找來曾和女神卡卡、關史蒂芬妮合作過的達尼洛負責片中的髮型,因為他認為達尼洛有最佳的美感。 「達尼洛從以前就是個正宗的龐克,他全世界走透​​透,所以我認為如果連他都搞不定莎蘭德的髮型,那還有誰辦得到?」

大衛芬奇希望莎蘭德的髮型不只要讓人難忘,還希望它能呈現多種變化。蘇莫維爾說:「考量到故事時間發生長達一年,所以莎蘭德的髮型不能毫無變化。達尼洛將魯妮原本過肩的長髮剪掉,但新髮型仍讓她的頭髮可以有各種自行變化,可以放下來、綁起來或梳成龐克頭。」
   
達尼洛同時也負責將魯妮馬拉的眉毛染白。蘇莫維爾回想他觀察那時的變化說:「把眉毛染白讓魯妮馬拉看起來很特別,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完全不一樣。當時魯妮馬拉一看相當震撼,還要求獨處幾分鐘讓自己習慣。當天之後,我們來到一家刺青店,魯妮馬拉隨後就在那裡打上眉環,在一天之內,她立刻變成莎蘭德的化身。」蘇莫維爾不只負責場景設計,還包括莎蘭德身上的刺青,特別是電影片名、裝飾在她肩膀上的刺青。 「這隻龍的刺青無疑是最難的部分。」蘇莫維爾說。

片中莎蘭德每場戲的妝、髮、刺青都由蘇莫維爾多年的合作夥伴托絲頓惠特監督,惠特在大衛芬奇試鏡時就協助尋找適合莎蘭德的人選。 「當時我就知道大衛芬奇相中魯妮馬拉擔任莎蘭德,她對我而言,是個完美的彩繪對象。」惠特回憶道。魯妮馬拉在惠特的造型椅上吃了不少苦頭。 「在凌晨四點半約魯妮馬拉來剪髮、漂白、畫刺青總讓我覺得很罪惡,導演和蘇莫維爾很清楚每場戲想要什麼樣的造型,所以馬拉的每個造型都需要花很多工夫去處理。整體來說,導演希望莎蘭德既性感又讓人害怕,她會讓你覺得她看起來很有趣,但同時你又會懷疑不知道她在幹嘛。不過莎蘭德的造型並不會一成不變,如果莎蘭德都沒吃飯只抽菸,連續在電腦前坐了36小時,那她的一頭亂髮和眼袋看起來就會很自然。莎蘭德的造型會根據情況有時很強勢,有時又很純真無辜。」

魯妮馬拉的髮型提供造型的變化彈性。 「一頭黑髮襯托出莎蘭德蒼白脆弱怕光的臉,我們很喜歡她綁辮子,龐克頭造型也很搶眼,我也喜歡她直接把頭髮放下來或戴上毛帽,髮型底線就是要讓導演隨時都能清楚的看到她的臉。」惠特說。

fx_fgen61568346_0001

製片席翁查芬建議,由被Vogue雜誌點名為時尚圈最具影響力的化妝師,派特馬格斯,參與魯妮馬拉的化妝造型腦力激盪會議。蘇莫維爾說:「製片查芬相當尊崇馬格斯的專業,馬格斯特地飛到瑞典待了兩天,嘗試做出各種變化。馬格斯做的很棒,她提出30幾種造型,具體呈現出整齣戲的化妝風格概念。馬格斯和達尼洛以及相關工作人員是一組完美的組合,他們讓導演能丟出各種瘋狂的想法,並讓他得到很多創意概念。」

惠特為莎蘭德上的妝都是根據她鄙視複雜美學的概念而設計的。 「我和蘇莫維爾討論很多方法,希望讓莎蘭德看起來像書裡一樣真實。我們發現莎蘭德家裡應該只有黑眼線和深色的眼影這類的東西,她沒買太多化妝品,因此,莎蘭德的每個造型我們都只用五種彩妝品來完成。」

惠特每天都得幫馬魯妮馬拉畫上七個刺青。 「我們用真的墨水來畫刺青,因為劇組是用Red數位攝影機進行拍攝,所以馬拉身上的刺青會變得很大很明顯,因此我們每天下手都要更小心。」除了打眉環,魯妮馬拉為了【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付出更多。惠特說:「要假裝做出乳環效果很困難,有天魯妮馬拉就決定為戲犧牲,我們就一塊跑去打了乳環。至於鼻環和唇環因為比較容易偽裝就沒鑽了,但魯妮馬拉還是為了這些東西花了很多工夫。」
 
雖然莎蘭德的個性服裝是本片重點,但對於蘇莫維爾而言,要打理另一個由丹尼爾克雷格飾演的角色布隆維斯特,一樣很重要。 「跟丹尼爾克雷格合作很愉快,幫他處理造型是一件相當開心的事。我們準備了很多毛衣、多層次的造型,讓他看起來比較沉重、沒精神。莎蘭德的服裝看起來比較破舊,布隆維斯特的就偏合身、休閒。丹尼爾克雷格在片中都穿同樣的褲子,我們大約買了30件Scotch & Soda 讓他替換著穿。」

蘇莫維爾特別享受片中豐富的格局,特別是來自各層面的角色。她最喜歡的角色之一是由羅蘋萊特飾演,身兼布隆維斯特愛人與千禧年雜誌合夥人愛莉卡。 「我將愛莉卡視為是更成熟、專業,且較溫柔的莎蘭德。如同莎蘭德一樣,愛莉卡有很強的女性企圖心,我認為這也是布隆維斯特被她吸引的原因。」

7QxDaqT6AQ81MlyiQkAzmFNTT8m

關於原著作者史迪格拉森和千禧三部曲

史迪格拉森從2001年開始撰寫千禧系列小說,但卻在《龍紋身的女孩》出版前,在2004年11月9日因心臟病突發過世,得年50歲。 《龍紋身的女孩》上市後立即在全球造成一股討論熱潮,但在這之前,拉森早已是瑞典著名的記者,投入歐洲境內反納粹、反白人種族優越團體。驅使他擔任記者的原因包括反犯罪、反虐待婦女、質疑瑞典境內的移民政策以及仇視外國人和種族主義的問題,這些也成為他撰寫千禧三部曲的故事核心。

雖然這些主題對犯罪小說而言並不陌生,但卻是拉森很理性的訴求,他希望關注常被漠視的人物、種族、人身自由等議題,而復仇又為他的故事增添娛樂性。拉森出生於1954年瑞典北方的諾爾蘭,這個貧瘠的區域近似於《龍紋身的女孩》描述的場景〈這區域以說故事傳統出名,同時,瑞典不少知名作家也都出身此地〉。

拉森從小就受到反法西斯主義的祖父,及積極投入政治活動的雙親所影響,自小他們一點一滴的灌輸他,自此他對民主和政治產生興趣。當祖父過世後,拉森和雙親搬到斯德哥爾摩,他14歲時父母送給他一台打字機,從此之後拉森開始著手撰寫故事,之後他還成為一名記者,並展開他的小說創作生涯。

根據拉森友人庫爾多巴克希文章的描述,拉森在15歲時的一段慘痛經歷,是千禧三部曲故事中所提到的暴力事件的源頭。當時拉森目擊一位年輕女子遭到輪暴,但他卻無法制止慘案發生,從此之後,拉森一輩子都相當痛恨女性被剝削的事件,同時他決定要做點什麼來阻止這種無意義的暴力再發生。

服完兵役後,拉森在20幾歲時開始在非洲各地旅行, 還曾幫助過厄里特裡亞內戰反抗軍。 1977年,拉森開始為瑞典第一大報Tidningarnas Telegrambyra工作,他就業後多數的時間都在這家報社從事採訪和插圖繪畫。就像他小說裡的人物布隆維斯特一樣,拉森在80年代到90年代這段期間,試圖揭露歐洲境內種族主義和國家主義者帶來的威脅。拉森還曾擔任英國一份反法西斯主義的雜誌Searchlight的特派員,之後他在瑞典創立Expo雜誌,以相同的理念繼續從事社會運動。而拉森對新法西斯份子在歐洲境內透過網路串連的研究,讓他受邀到倫敦警察廳授課。

拉森的理念讓他不時得接觸極端暴力,因為調查過程接觸到一些聰明的網路調查員的緣故,開啟他以駭客為主角,撰寫千禧三部曲人物的方向。拉森的道德理念常讓他曝入在危險之中,他不僅曾收到死亡威脅,還曾目睹一位同事慘遭火燒車燒死。經營Expo期間,拉森因為研究一本恐怖殺人事件的專書,開啟他對發生在瑞典多元社會境內,婦女頻遭受虐的問題產生研究興趣。

雖然拉森著迷於科幻小說,他也一直跟友人提到希望有朝一日能撰寫一本偵探小說,但一直到90年代,他才開始投入撰寫懸疑小說。拉森通常在度假時或下班後創作,他還把身邊重要的議題都寫進小說情節裡,而這本書被他取名為《痛恨女人的男人》〈隨後出版的英、美國際版本則​​將書名改為《龍紋身的女孩》〉。

拉森在將書稿交給出版社前,就完成千禧三部曲的創作。不料第一家出版社卻拒絕出版​​,第二家出版社Norstedts Forlag雖然沒想到小說和莎蘭德會成為一種時代精神,但他們卻看到這三部曲小說的潛力決定出版,但沒想到在小說付印前,拉森卻因為心臟病突發過世。 2005年出版的《龍紋身的女孩》上市後立刻轟動全歐洲,並在隔年奪下北歐犯罪小說協會最佳犯罪小說玻璃鑰匙獎。

雖然千禧系列小說大受好評,但拉森多年的伴侶伊娃蓋柏瑞森卻說:「拉森本人一點都不想獲得大眾的關注,也不想成為媒體名人。對他而言,身為一個為錢寫書的記者或商業作者是場噩夢,他並不想成為那樣的人,他希望大家關注的,是這個社會和社會上的人。」

o8VsStU8rCw04IBjPMiS3fibUHO

拍攝花絮

·《龍紋身的女孩》源於瑞典推理小說名家斯蒂格·拉赫松《千禧年》(The Millennium Trilogy)三部曲的第一部,2009年,瑞典導演涅爾斯·阿登

·歐普勒夫首度將小說搬上大銀幕,影片不僅超越《變形金剛2》成為瑞典和丹麥當年票房冠軍,更在全球取得了8760萬美元的票房。

·女主角魯妮·瑪拉身上和臉上的那些穿刺,包括鼻環、唇環、眉釘、耳釘和乳環都是真的,並不是化妝的效果。魯妮·瑪拉是在瑞典和布魯克林的一些紋身店裡做的這些穿刺手術。

·丹尼爾·克雷格一開始因為下一部007電影和本片的拍攝檔期有衝突而辭演。但是製片方調整了影片的拍攝計劃,所以他重新接過了這個角色。

·因為原版的《龍紋身的女孩》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一股難以忽視的熱潮,所以好萊塢的翻拍版也備受矚目。其中最讓人關注的就是女主角的扮演者。包括羅傑·艾伯特這樣的曾經獲得過普利策獎的影評人都對此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製片方曾經考慮過讓原版演員勞米·拉佩斯來重新演出這個角色,但是她拒絕了這個請求。她表示說,在三部電影中演出一個角色本已經令她心力憔悴,根本不可能再在翻拍片中重新扮演這個角色。

·瑞典演員斯特蘭·斯卡斯加德出現在了這部電影中,但卻沒有說瑞典語。

·影片的病毒式宣傳中出現了兩句瑞典國內的箴言:“邪惡應與罪魁禍首一起被驅逐”(Evil shall with evil be expelled.)和“埋藏在雪下的一切,終會隨著雪的消融而顯現”(What is hidden in snow, comes forth in the thaw.),這兩句話是斯特蘭·斯卡斯加德在拍攝中告訴芬奇的。芬奇覺得這兩句話非常貼合影片,所以就將其用在了影片的宣傳之中。

·影片在瑞典拍攝一個晚餐場景的時候,發現那家飯店裡的一個服務生是艾倫·恩奎斯特,她是原版影片中米克爾·布盧奎斯的扮演者邁克爾·恩奎斯特的女兒。她在附近唸書並正在這裡打工。為了表達自己對原版影片的敬意,劇組當即為她寫了幾句台詞。

·著名的瑞典演員馬克斯·馮·西多曾經也要在本片中扮演一個角色,不過這個角色最終被交到了另一位傳奇影星克里斯托弗·普盧默的手中。

·影片開拍八週之後,傑夫·克隆威斯取代了福德里克·巴克(Fredrik Backar)成為了本片的攝影師。福德里克·巴克是原版影片的攝影師,而克隆威斯此前曾經和大衛·芬奇合作過《鬥陣俱樂部》、《社交網絡》這兩部名作。

·影片在瑞典拍攝的那個冬天,是瑞典近20年來最冷的一個冬天。

·在影片的籌拍期間,凱瑞·穆里根、艾倫·佩吉、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娜塔莉波曼、米婭·華希科沃斯卡、綺拉奈特莉、安海瑟薇、艾米麗·勃朗寧、愛娃格林、斯嘉麗強森·約翰遜、艾瑪·沃特森等等女演員都曾經是扮演女主角的人選。這些人中有一些主動辭演,還有一些是被導演和製片方剔除出了候選人名單。最終魯妮·瑪拉得到了這個萬眾矚目的角色。

·強尼戴普、維果·莫特森、布萊德彼特和喬治庫隆尼都曾經是扮演男主角的人選。

1fk2xS5hRkblBuag5JXZkmE8pg6

幕後製作

對原作的調整和修飾

在表面,影片“翻拍自”同名瑞典影片,但是在導演大衛·芬奇的眼中並不完全如此。對於影片,芬奇表示說,自己在尊準原版影片的同時,在這部電影中做了大範圍的調整和修飾。他說:“我很尊重原版的影片,但是我想說,我們在這部電影中會帶給觀眾一種完全不同的感受。在影片的氛圍、質感和講故事的角度上都會有很多的不同。而且,由於時長(原版加長版影片長達180分鐘)和成本的原因,我們只選取了整個故事中的一小塊來講述。原版影片中有很多背景性的故事,我們都沒有拍攝。應該說,我是按照我的方法拍攝了一部影片,這並不是完完全全的翻拍。”
雖然已經拍攝了很多知名作品,可是在執導這部電影的時候,大衛·芬奇還是感到了無窮的壓力。首先因為這是一部備受矚目的電影,其次它還是一部商業大片。芬奇說:“影片拍攝期間,我真的是壓力重重,因為這部電影每拍一天,我們就要花掉250000美元,說沒有壓力或者是壓力不大,是不可能的。在如此巨大的開銷之下,我覺得一個導演身上的擔子真的是很重。要對投資人負責、要對小說的原作者負責、要對每天2小時連著提供了100幫助的瑞典的工作人員負責,更要對這部影片裡的千挑萬選出來的演員負責。不過,我感到很欣慰,因為整個劇組都非常地齊心協力,我們一起拍攝出了一部非常有個性的影片,一個獨立於原版,甚至是獨立於原作小說的電影版本。”

p1683031302

新鮮的演員搭配

在考慮了諸多好萊塢的一線明星之後,大衛·芬奇最終為影片選定了魯妮·瑪拉作為女主角。這位剛剛從《社交網絡》中走出來的女主角作品不多,是什麼讓她擊敗了眾多知名演員而獲得這個角色的呢?大衛·芬奇認為,這是因為瑪拉身上有一種不同的感覺。芬奇說:“我選擇她作為演員並不是因為她有多大的名氣或者是多麼擅長於表演,而是因為她有一種與身居來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我願意在他們的身上傾注自己的情感,就好像把一件衣服放在衣架上一樣自然。對於瑪拉來說,這種感覺就是在《社交網絡》一年之後,她依然能讓我感受到她在發光發熱。”對於自己能得到這個角色,魯妮·瑪拉說:“我很是興奮,大衛好像很篤定我來出演這個角色。在第一次試鏡的兩個月之後,他找到了我,和我談了很多影片和角色內容。然後他把自己的iPad給我看,上面寫著這部電影的發行日期。大衛說,我已經決定要把這個日期發佈出去了,所以你最好在半個小時內給我一個確定的答复。我當然願意出演,因為這個角色非常與眾不同,既是一個挑戰,又是一個機遇。”
影片的男主角,那個身陷重重迷霧的記者,由新一代的007,丹尼爾·克雷格扮演。談及這部電影和自己的角色,克雷格說:“這是一部很黑暗的電影,我演的這個角色處在爭論和衝突的中心。芬奇在影片中省略了很多內容,也就是說,有很多事情你是看不到它的發生的。我覺得這很刺激,也給了人很多的想像的空間。”對於克雷格,芬奇說:“克雷格是一個很優秀的演員,悟性很好,表演上也有自己的風格。他和瑪拉的搭檔是一個很耀眼的組合。而且,克雷格身上的那種不動神色的沉穩的氣質很適合這個角色。”

fx_fgen61568346_0027

「我們希望忠於原著,描述女人遭受暴力危害、涉及到一些墮落不堪的內容,這是躲不掉的部分,但同時我們也得讓觀眾打從心底知道復仇的必要,同時看出復仇被表現出來的力量。」導演大衛芬奇說。

由史迪格拉森創作的千禧三部曲小說,已在全球46國暢銷超過6500萬冊。2005年,在拉森過世後不久,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才出版上市,故事圍繞在記者麥可布隆維斯特及一位聰明過人的駭客莎蘭德所面對的一樁神秘失蹤案件。

拉森筆下的莎蘭德不同於過往犯罪驚悚小說裡的人物,莎蘭德是個龐克天才,她獨特的打扮警告身邊的人不要太靠近她,而她也不和周遭其他人互動。莎蘭德精準的的調查手法讓她意外捲入布隆維斯特調查海莉范耶爾的失蹤案,而她的復仇計畫以及與布隆維斯特的合作過程,成為《龍紋身的女孩》與隨後推出的《玩火的女孩》、《直搗蜂窩的女孩》三本書的主軸核心。

「我和編劇對小說最感興趣的是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這兩個角色,是他們倆讓千禧三部曲成為一種文化現象,小說本身有很多精神、摩擦和戲劇性的可能。」導演大衛芬奇說。「莎蘭德是個很棒也很特別的角色,但小說裡若只有她,絕對不會比她和布隆維斯特的組合更好,必須要他們倆的故事串在一起,看到他們經歷的過程,才是《龍紋身的女孩》這本小說引起共鳴的原因。」編劇史提芬薩里恩說。

導演和編劇都不想淡化原著小說裡暴力和復仇的元素。「我們希望忠於原著,描述女人遭受暴力危害、涉及到一些墮落不堪的內容,這是躲不掉的部分,但同時我們也得讓觀眾打從心底知道復仇的必要,同時看出復仇被表現出來的力量。」導演大衛芬奇說。這正是作者拉森希望透過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的調查,讓讀者了解腐敗的力量、痛恨女人、容忍、激情、全球化、社會福利、公平正義等議題。飾演莎蘭德的魯妮馬拉說:「我認為大眾不願承認面對社會現況,但大家卻對於一些被隱瞞的黑暗面感到興趣。」

p2192846590

場景設計

為了捕捉拉森筆下瑞典的黑白兩面,導演找來曾以《社群網戰》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的傑夫康乃威,以及得過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的唐納葛萊姆巴特合作。

打從一開始,導演大衛芬奇和編劇史提芬薩里恩就決定,電影版要維持史迪格拉森的瑞典場景,所以他們不打算在美國拍攝《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大衛芬奇說:「我們沒必要去調整片中的場景,因為小說的基礎是非常的瑞典風格,我們沒辦法在西雅圖或加拿大蒙特婁去拍攝這部片。」

的確,拉森確實在千禧三部曲小說裡,讓全球讀者看到瑞典不為人知的一面。雖然瑞典的社會民主、自然風光和對文化的重視舉世聞名,但拉森卻透過文字讓大家看到瑞典光鮮亮麗的包裝下,被忽視的社會漏洞。為了捕捉拉森筆下瑞典的黑白兩面,導演大衛芬奇找來曾以《社群網戰》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的傑夫康乃威,以及得過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的唐納葛萊姆巴特合作。

演員同時也將他們自己融入瑞典的生活。「對我而言,實際在瑞典拍戲在很多方面都比其他訓練來的實用。一直到了解瑞典人的生活,感覺到斯德哥爾摩這座城市的活力,才能真正了解史迪格拉森和莎蘭德。」女主角魯妮馬拉說。

從冰冷的諾爾蘭島海岸到摩登極簡的斯德哥爾摩,瑞典的地理環境成為攝影師康乃威源源不絕的靈感。他利用數位Red One攝影機〈也是他拍攝《社群網戰》使用的機器〉,和最新的Epic數位攝影機的多功能和高解析度拍攝本片。攝影器材的選擇在很早就被決定,因為劇組認為電影應該拍出瑞典自然真實的景觀,來呈現出拉森書中的氛圍。「我們的想法是利用傳統的光源來呈現出真實的景象,所以畫面中會出現陰影,也許會有些瑕疵但卻很真實。我們不避開陰影輪廓,但同時我們也希望畫面避開這些部分,讓影像不會是連續的戲劇效果。」攝影師康乃威說。

在瑞典拍攝《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的外景,康乃威必須融入當地多變的氣候變化來強化電影的氛圍。「瑞典的天氣是電影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背景很重要的一環,讓觀眾感受到這部分是很重要的,因為冬天本身就是這部片裡很低調安靜的角色,它讓所有事物呈現出一種低調、冷調同時又兼具柔軟、間接的光芒。」

Epic數位攝影機捕捉出瑞典嚴峻氣候的效果,這讓康乃威相當驚艷。「拍攝一台閃亮的車在下雪時穿過黑樹和雪地是很有趣的,任何一般攝影機無法捕捉的畫面,數位攝影機都能搞定,我和導演都很滿意Epic攝影機的效果。」

至今,康乃威和導演大衛芬奇已經有絕佳默契,他們在影像上有很多共同的直覺判斷。「我們合作很久,我比其他人更能接近大衛芬奇的觀點,在把一些情緒場面概念化的部分,他處裡的很棒。」康乃爾補充說,這些涉及情感的畫面包括魯妮馬拉從害怕到溫柔的情緒變化。「魯妮馬拉的皮膚相當平滑,光線會神奇的反彈到鏡頭前,因為這樣,我們只需要很暗的光源就能進行拍攝,而魯妮馬拉每次出現總是相當吸睛。」

fx_fgen61568346_0005

康乃威最喜歡的一場戲,是莎蘭德在斯德哥爾摩混亂的捷運站裡,追逐一位電腦小偷的場景。「大衛芬奇在斯德哥爾摩的捷運手扶梯拍這場戲,你會看到莎蘭德被激到像動物一樣追趕著那位小偷,這是我們用Epic數位攝影機拍的其中一場戲,數位攝影機可以把畫面都拍得很小。有時候我們會把籃球當成腳架,把攝影機固定在上面拍攝,同時我還設計一個電扶梯把手能通過的機關,為的是讓觀眾有身歷其境的感覺。這麼做能讓畫面突然跳出來呈現在觀眾面前,同時有些東西會被遮到,這些看不清楚的畫面會增加緊張的張力,不論是打鬥戲、強暴或作愛的畫面,大衛芬奇都處理得很好。」

增加電影視覺層次的,是跟大衛芬奇長期合作的美術設計唐納葛萊姆巴特,他曾以《班傑明的奇幻旅程》拿下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獎。拍攝《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時,巴特深深被沉浸在陌生文化給吸引。「我認為,第一次在瑞典拍攝好萊塢電影是個很有趣的挑戰,瑞典文化並沒有被好萊塢取材過,這些新奇的不同相當吸引我。」 巴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走遍瑞典,重點不只是勘景,而在感受這個國家的氛圍。「要了解文化的差異、觀察當地建築、風景、城市樣貌和居民的習慣是需要花時間的,我必須將自己融入在那個世界裡,才能創造出電影真實的樣貌。」

之後,導演大衛芬奇到瑞典和巴特會合,兩人開始討論電影整體的設計結構。「我們的目標是維持瑞典的真實樣貌,但不是要去觀光景點捕捉制式的瑞典影像,我們盡量到一些比較不知名的景點拍攝。」巴特說。雖然巴特和瑞典當地團隊合作,在瑞典搭了一些場景,但主要的場景還是在美國完成,以便提供巴特更多的創意彈性,這些場景包括了故事裡兩個主要地點: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兩間風格截然不同的公寓。

「莎蘭德的房間主要擺設以電腦和駭客工具為主,其他都不是她在意的。當她使用電腦時,整個人是相當專注的,電腦就是她全部的世界,生活中其他的東西都會被她忽略。她住的大公寓非常簡單陽春,顯示出她寂寞、隱藏自己的個性。相較之下,布隆維斯特的公寓相當時尚,他在一家知名的雜誌社工作,同時他還是個私人偵探,但在他身上也會看到一些比較邊緣的特質。」

p2192846595

巴特主要的挑戰之一,是創造出范耶爾家族的莊園,這個場景是在斯德哥爾摩西南部的豪宅取景,劇組將它改造成片中充滿秘密的范耶爾家族主景。根據巴特的描述,這間莊園具備18世紀法式建築風格。「我們想要一間樸實、被妥善管理、風格又正式的老宅。瑞典人擅長現代極簡風格,他們擁有足以和都會大城對比的漂亮鄉村屋舍,不論是哪一種其實都需要砸錢建造。」

和鄉村莊園對比的是畢爾曼平庸的辦公室。「畢爾曼的辦公室位在一間歷史約有50年的建築裡,屋裡的擺設相當簡潔,沒有什麼高檔的佈置,對比在裡頭發生的事物,他辦公室裡的東西其實都很簡單。」巴特的設計裡,直接的反應了拉森書裡的瑞典風格和當地的生活場景。「片中的設計都遵守瑞典文化、生活風格,小到連瑞典人廚房一定都有的越橘莓汁我們都有顧慮到。在瑞典社會的各個階層,不論是有錢人或窮人,都可以發現到美感,我們唯一要避開的是在古城區傳統瑞典的粉紅或橘色建築,因為《千禧三部曲I:龍紋身的女孩》要的是比較黑暗、沉靜的調調。」

3m52TZABMv1ziTC4H4xnWhQ1xzB

關於原著作者史迪格拉森和千禧三部曲

《龍紋身的女孩》上市後立即在全球造成一股討論熱潮,但在這之前,拉森早已是瑞典著名的記者,投入歐洲境內反納粹、反白人種族優越團體。

史迪格拉森從2001年開始撰寫千禧系列小說,但卻在《龍紋身的女孩》出版前,在2004年11月9日因心臟病突發過世,得年50歲。《龍紋身的女孩》上市後立即在全球造成一股討論熱潮,但在這之前,拉森早已是瑞典著名的記者,投入歐洲境內反納粹、反白人種族優越團體。驅使他擔任記者的原因包括反犯罪、反虐待婦女、質疑瑞典境內的移民政策以及仇視外國人和種族主義的問題,這些也成為他撰寫千禧三部曲的故事核心。

雖然這些主題對犯罪小說而言並不陌生,但卻是拉森很理性的訴求,他希望關注常被漠視的人物、種族、人身自由等議題,而復仇又為他的故事增添娛樂性。拉森出生於1954年瑞典北方的諾爾蘭,這個貧瘠的區域近似於《龍紋身的女孩》描述的場景〈這區域以說故事傳統出名,同時,瑞典不少知名作家也都出身此地〉。

拉森從小就受到反法西斯主義的祖父,及積極投入政治活動的雙親所影響,自小他們一點一滴的灌輸他,自此他對民主和政治產生興趣。當祖父過世後,拉森和雙親搬到斯德哥爾摩,他14歲時父母送給他一台打字機,從此之後拉森開始著手撰寫故事,之後他還成為一名記者,並展開他的小說創作生涯。

fx_fgen61568346_0002

根據拉森友人庫爾多巴克希文章的描述,拉森在15歲時的一段慘痛經歷,是千禧三部曲故事中所提到的暴力事件的源頭。當時拉森目擊一位年輕女子遭到輪暴,但他卻無法制止慘案發生,從此之後,拉森一輩子都相當痛恨女性被剝削的事件,同時他決定要做點什麼來阻止這種無意義的暴力再發生。

服完兵役後,拉森在20幾歲時開始在非洲各地旅行, 還曾幫助過厄里特里亞內戰反抗軍。1977年,拉森開始為瑞典第一大報Tidningarnas Telegrambyra工作,他就業後多數的時間都在這家報社從事採訪和插圖繪畫。就像他小說裡的人物布隆維斯特一樣,拉森在80年代到90年代這段期間,試圖揭露歐洲境內種族主義和國家主義者帶來的威脅。拉森還曾擔任英國一份反法西斯主義的雜誌Searchlight的特派員,之後他在瑞典創立Expo雜誌,以相同的理念繼續從事社會運動。而拉森對新法西斯份子在歐洲境內透過網路串連的研究,讓他受邀到倫敦警察廳授課。

拉森的理念讓他不時得接觸極端暴力,因為調查過程接觸到一些聰明的網路調查員的緣故,開啟他以駭客為主角,撰寫千禧三部曲人物的方向。拉森的道德理念常讓他曝入在危險之中,他不僅曾收到死亡威脅,還曾目睹一位同事慘遭火燒車燒死。經營Expo期間,拉森因為研究一本恐怖殺人事件的專書,開啟他對發生在瑞典多元社會境內,婦女頻遭受虐的問題產生研究興趣。

雖然拉森著迷於科幻小說,他也一直跟友人提到希望有朝一日能撰寫一本偵探小說,但一直到90年代,他才開始投入撰寫懸疑小說。拉森通常在度假時或下班後創作,他還把身邊重要的議題都寫進小說情節裡,而這本書被他取名為《痛恨女人的男人》〈隨後出版的英、美國際版本則將書名改為《龍紋身的女孩》〉。

拉森在將書稿交給出版社前,就完成千禧三部曲的創作。不料第一家出版社卻拒絕出版,第二家出版社Norstedts Forlag雖然沒想到小說和莎蘭德會成為一種時代精神,但他們卻看到這三部曲小說的潛力決定出版,但沒想到在小說付印前,拉森卻因為心臟病突發過世。2005年出版的《龍紋身的女孩》上市後立刻轟動全歐洲,並在隔年奪下北歐犯罪小說協會最佳犯罪小說玻璃鑰匙獎。

雖然千禧系列小說大受好評,但拉森多年的伴侶伊娃蓋柏瑞森卻說:「拉森本人一點都不想獲得大眾的關注,也不想成為媒體名人。對他而言,身為一個為錢寫書的記者或商業作者是場噩夢,他並不想成為那樣的人,他希望大家關注的,是這個社會和社會上的人。」 

Vh5VmTK3EYkEbdTkTdgmQEacVR

Overview

This English-language adaptation of the Swedish novel by Stieg Larsson follows a disgr​​aced journalist, Mikael Blomkvist, as he investigates the disappearance of a weary patriarch's niece from 40 years ago. He is aided by the pierced, tattooed, punk computer hacker named Lisbeth Salander . As they work together in the investigation, Blomkvist and Salander uncover immense corruption beyond anything they have ever imagined.

fx_fgen61568346_0015

獎項

奧斯卡金像獎(2012;第84屆) 獲獎:1 提名:4
獲獎
·奧斯卡獎-最佳電影剪輯 柯克·巴克斯特 Kirk Ba​​xter 安格斯·瓦爾 Angus Wall
提名
·奧斯卡獎-最佳女主角 魯妮·瑪拉 Rooney Mara
·奧斯卡獎-最佳攝影 傑夫·克隆威斯 Jeff Cronenweth
·奧斯卡獎-最佳音響效果 Ren Klyce David Parker Bo Persson Michael Semanick
·奧斯卡獎-最佳音效剪輯 Ren Klyce

日本電影學院獎(2013;第36屆) 提名:1
提名
·最佳外語片 大衛·芬奇 David Fincher

mE4jkL91RS1Q9baIRcKI0ppT1GXocjnKm5T9i7FKmulETyPNg268psn0z5RApX1lNda4tw6uVuf5nyInHp2192846598p1304238711Ah4T4y2wXEwtBdADbSg4eMGzYHn9sAgeVAklFuCYxCHPgr1Oe3koasfx_fgen61568346_0006fx_fgen61568346_0007fx_fgen61568346_0009fx_fgen61568346_0010fx_fgen61568346_0011fx_fgen61568346_0016fx_fgen61568346_0017fx_fgen61568346_0018fx_fgen61568346_0025fx_fgen61568346_0026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