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game

致命遊戲 The Game
導演: 大衛芬奇
編劇: 約翰布蘭卡托  麥可費里斯
演員: 麥克道格拉斯  西恩潘  黛博拉揚格  詹姆斯里伯霍恩
類型: 動作 / 懸疑 / 驚悚 / 冒險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語言: 英語 / 粵語 / 德語
上映日期: 1997-09-12
片長: 129 分鐘
又名: 遊戲 / 心理遊戲 / 生日曆險


劇情簡介
尼可拉斯範歐頓(Michael Douglas 邁克道格拉斯飾)是一個事業有成的銀行家。一日,在他正要慶祝自己的48歲生日時,收到他那不負責任又吸引人的弟弟康洛德(Sean Penn 西恩潘飾)一份有CRS(客戶改造服務公司)認證的禮物~休閒遊戲系統。一但進入之後,就會被動的如傀儡般的被人操縱。當尼可拉斯進入這套系統之後,所有離奇的事都伴隨而來……。

The-Game-1280x544

幕後消息:
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說:『康洛德告訴尼可拉斯他在倫敦玩經歷。但卻保留了所有細節。電影最刺激的一點是,無論是尼可拉斯或觀眾,都不知道哪些是真實事件,哪些又是由CRS所編造出來遊戲的一部份。 』

他認為:『《致命遊戲》是我近年來讀到最好的劇本,我把它視為21世紀的雲霄飛車,每年都有人希望把雲霄飛車做更快一點,可以嚇倒你。這部片子對你的心理是個練習;更由於心理有較多的想像力,因此比任何實際的東西更可怖。 』

被本片劇本及導演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合作所吸引的道格拉斯,清楚地談到他對題材及劇本的選擇:『我認為世界並黑白分明。愛憎並存的矛盾心理最吸引我,人非聖賢,也非惡魔,只是存在於其間罷了。我很幸運可以扮演這個原本被觀眾討厭的角色,之後他們會漸漸瞭解你的兩難之處或你的問題所在。尼可拉斯並不是一個好人,最初你可能也不很喜歡,但若你順著他的腳步,你會認同他直到最後結局。 』

這個故事同時也揭露了金錢和權力都不穩固的假象。 『擁有大筆財富的人們是被保護的、被隔離的,』道格拉斯說,『他們從大多數的現實生活中被移開,而活在像牙塔裡。這部片子是關於當人除掉所有的衣物和安全防護後,他會沈下去?還是會游泳? 』

這位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在拍攝《致命遊戲》時,面臨了一份極具挑戰性的時間表。首先,在本片92場戲中,他就有88場等著拍攝;如果拍片還有空檔,他必須全力處理自己製作公司(道格拉斯-路德製片)製作的二部電影──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執導的《造雨人》(The Rainmaker)、吳宇森執導的《變臉》(Face Off);以及為另一部與方基墨(Val Kilmer)合演的《暗夜獵殺》(The Ghost and the Darkness)做宣傳。

身為拍了20多部片的老資格,道格拉斯承認當他第一次和34歲的導演合作時內心充滿好奇。 『我在想:這會不會又是一個拍攝錄影帶的年輕導演?你知道,就是自命不凡、橫衝直撞那種。但是經過《致命遊戲》的合作後,我對他的眼界感到驚訝,他不但有完整的技術背景,而且他的耳目似乎經過特別訓練,可以觀察到任何細微間的區別。在我過去的作品中,能與如同大衛芬奇這樣有才氣的導演合作,似乎只有二位而已。 」

2015-08-28-183224-44

拍攝花絮

·最初茱蒂佛斯特曾打算出演本片。

·片中的遊戲源於1980年的《橫衝直撞執到寶》。這種遊戲其實是種解密遊戲,也是種團體遊戲。這種遊戲不設獎金,每個團隊的入會費為25000美元,而且只限於10個團隊。所有會費都被捐贈給慈善機構。包括比爾·蓋茨在內的很多富豪都曾是這種遊戲的讚助者。在遊戲中,會有一系列的線索,每個謎題的答案環環相扣,自始至終大概需要24小時完成,複雜程度與小型戲劇作品不相上下,而且有時會聘請很多演員助興。

·大衛·芬奇在後來接受采訪時說,片中的每個場景中都出現了一罐哈吉司羊肉(Haggis),因為影片攝影師哈里斯·薩維德斯(Harris Savides)的綽號就是“Haggis”。

screen-shot-2013-11-24-at-2-28-45-pm

穿幫鏡頭

在機場時,凡·歐頓的襯衫被染上墨水,而在清洗的畫面中,卻是另外一件襯衫。

電視機裡的人與主角對話時背景的顏色與正常播報新聞時的顏色不一樣。

The Game framing

幕後製作

“我認為《心理遊戲》的劇本是最好的劇本之一,”邁克爾·道格拉斯說,“我把這個故事看作是21世紀的過山車。每年,過山車的設計者都在努力讓過山車跑得更快,車道的曲折幅度能夠更驚心、更刺激,影片故事也是同理。就像一場心智比拼,越是展開想像,呈現出的一切就越可怕,甚至超越現實。”

大衛·芬奇說:“如果說到影片的主題,那就是失控。凡·歐頓是積聚著大量財富和能量的成功者,但他一旦加入了這場遊戲,他就會發現失控身不由己。同時,影片還與喪失自我有過,一個人如果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和待遇,將會產生強烈的惶恐。”

道格拉斯和芬奇都相信影片故事在向世人展現出金錢與權力的虛無縹緲。富有的人在得到保護的同時,也是被孤立的。他們遠離普通人的現實生活,當被剝奪了所有財富和保護傘,深陷汪洋中的他們會何去何從?

下載

在影片開拍前,劇本已完成多年,由約翰·布蘭卡托(John Brancato)和邁克爾·費瑞斯(Michael Ferris)共同創作。找到扮演凡·歐頓及其弟弟康拉德的最佳人選是影片成功的關鍵,芬奇對邁克爾·道格拉斯和西恩·潘能夠加盟感到非常愉悅。
對道格拉斯來說,參與本片拍攝的時間安排非常緊張,因為他的電影公司Douglas-Reuther Productions正在致力於《造雨人》和《變臉》的製作,同時還要發行他和瓦爾·基爾默聯合主演的《黑夜幽靈》。是劇本和與大衛·芬奇合作的機會吸引了他,“我從不以黑白區分世界,因為世界總是是非共存。沒有好人,也沒有惡人,人們總在遊走於兩者之間。我很幸運能夠扮演這樣的角色,也許開始觀眾不會喜歡這個人物,但隨著獲知了他的窘境和危機,觀眾會默默期待和支持他擺脫困境。”

1996年8月,準備就緒的劇組在加州Woodside佔地654英畝的Filoli莊園展開拍攝。該處地產目前歸全美歷史保護信託組織所有,片中凡·歐頓的豪華住所均是在此取景。隨後,劇組趕赴舊金山的喜萊登皇宮酒店拍攝,當地的金融區、Letterman醫院和24號碼頭也都出現在影片中。

The_Game_Essay_Current_largethe_game_rectthe-game1the-game-michael-douglas-2the-game-michael-douglas-deborah-kara-ungerthe-game-michael-douglas-slicestill-of-michael-douglas-and-deborah-kara-ungedavid-fincher-michael-douglas-the-game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