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67457079

陽光燦爛的日子 (1994)
導演: 姜文
編劇: 姜文 / 王朔
主演: 夏雨 / 寧靜 / 陶虹 / 耿樂 / 斯琴高娃 / 更多...
類型: 劇情
製片國家/地區: 中國大陸 / 香港
語言: 漢語普通話
上映日期: 1995-08-21(中國大陸) / 1994-09-09(威尼斯電影節) / 1995-06-28(香港)
片長: 134分鐘(中國大陸) / 225分鐘(初剪版)
又名: In the Heat of the Sun
IMDb鏈接: tt0111786

U1584P28T3D2287596F329DT20081209153650  

劇情簡介 

20世紀70年代初的北京,忙著“鬧革命”大人無空理會小孩,加上學校停課無事可做,以軍隊大院男孩為突出代表的少年人便自找樂子,靠起哄、打架、鬧事、拍婆子等方式揮霍過量的荷爾蒙。馬小軍(夏雨飾)就是這樣的少年,他的嗜好之一是趁別人家無人用萬能鑰匙將其鎖打開,溜進去耍玩一番,正是用這樣的方式,少女米蘭(寧靜飾)的照片先於其人入了馬小軍的雙眼。通過院裡的“頭兒”劉憶苦(耿樂飾),馬小軍又見到之前在砲局偶然瞥見過一眼的米蘭,開始正式將其當作夢中情人,然而在米蘭眼中,馬小軍不過是毛孩一個,她中意的人是成熟、穩重、帥氣的劉憶苦。自此,馬小軍迎來五味混雜的青春期生活。

本片改編自王朔短篇小說《動物兇猛》。夏雨憑此片獲得第51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銀獅獎)。

112927.83852829_1000X1000  

花絮

1 當時劇組以“長得像姜文”為標準選了好幾個小演員,但他們擱在一起互相又不像,挑誰呢?很讓姜文發愁。後來姜文的母親來了,說夏雨挺像姜文中學的樣子,就這樣定下來夏雨飾演馬小軍。

2 影片中讓人驚豔的寧靜原來也不是飾演米蘭的第一人選,演米蘭的演員換了幾次,後來定下來的不是寧靜。影片開拍之後有一次姜文在飯廳遠遠看到寧靜,感覺特別好,就這樣,最終由寧靜來出演米蘭。

3《陽光燦爛的日子》於1993年8月23日正式開機,開拍的第一場戲就是馬小軍他們在澡堂。第一場戲整整拍了三天三夜,夏雨等一幫孩子在水龍頭下淋得都脫皮了。

4 影片中看似陽光燦爛的酷暑其實有2/3是在氣溫十度以下的秋冬季節拍攝的。馬小軍冒著傾盆大雨找米蘭表白那場戲竟然是在北京1月份零下十幾度的氣候下拍攝的!

5 拍攝期間,飾演老首長的方化的身體就不太好了,自認為沒能很好完成任務,還主動要求姜文降薪。方化老爺子生前一直很想看到這部片子,可他去世時,片子還沒審查通過。

6 在拍攝過程中,姜文臨場發揮,特別注重捕捉現場的即興靈感。影片素材總共拍了25萬英尺,創下了中國導演耗片比最高的記錄。

7 片中米蘭家裡掛有一張照片,馬小軍一見就丟了魂。但姜文怎麼拍也拍不出那個味道,於是他足足用了4本膠片(約40分鐘)來拍,等於一共拍了23040張照片,再從中精選出一張,耗片比高達23040: 1 !

8 為了讓演員盡快進入到那個年代和各自的角色,姜文對他們進行了封閉式的“醃製”訓練,,讓這幫演員穿上軍裝,住進部隊營房,切斷了一切的對外聯繫,每天讀誦毛主席語錄、詩詞,聽紅色歌曲。

9 王朔在片中客串了“小壞蛋”,他回憶起那場戲的拍攝經歷,當時是因為虛榮所以答應客串出演,可是到了盧溝橋,他就後悔了,因為北風呼呼的還得拍夏天的戲,凍得他鼻涕直流,狼狽不堪。

10 很多人都沒注意到馬小軍在展覽館門口那場戲,於北蓓旁邊少年宮練舞的張曉梅同學,是左小青演的。正是姜文的獨具慧眼,才讓但是剛從國家體操隊退役的左小青,在片中客串角色,從此踏上演藝之路。

11 姜文飾演的成年馬小軍在拍攝時有不少的戲份,但在影片後期剪輯的時候,姜文覺得自己的表演有問題,所以最後大刀闊斧把自己的戲份差不多都剪掉了。

12 1994年9月9日,《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威尼斯首映。但放映時卻將英文拷貝錯放成了意大利文字幕的拷貝。結果包括評審團主席大衛·林奇在內的許多英語國家的評委只能連蒙帶猜看片。

13 夏雨在威尼斯頒獎後的第二天,接受《青島晚報》的記者採訪時,才知道自己成了威尼斯影帝。夏雨當時對這個獎完全沒有概念,後來才認識到自己“不小心”成為了威尼斯最年輕的影帝。

14 片中馬小軍的家位於東直門的北新倉胡同。而米蘭的家則是位於東城區張自忠路上的段祺瑞執政府舊址。位於車公莊大街的利瑪竇和外國傳教士墓地就是馬小軍第一次見到米蘭本人的地方。

1444270141640  

幕後製作

本片根據王朔的小說《動物兇猛》改編,是著名演員姜文的導演處女作。作品對文革時期青少年的生活狀態和青春期的困惑有著極為真實的描繪,使用了當時在中國較為新鮮的一些超現實手法,反映了那個年代青少年的暴力和朦朧的愛情。電影對原著中的某些殘酷情節進行了修改,並增強了人物之間情感的描寫,試圖更為逼真的描畫出青春和暴力的幼稚與無知,這種幼稚和無知恰好就是那個時代的特徵。更具有深意的是,影片通過正在成長中的青少年的幼稚和無知反映出當時整個國家和社會都處於一種無知和暴力的狀態,用對青少年故事的描畫,展示了一個時代和一個國家的混亂與成長。

00512  

姜文的“成人儀式”  

1993年8月23日《陽光燦爛的日子》正式開拍,1994年1月22日完成了最後一個鏡頭的拍攝,1994年8月收到威尼斯電影節邀請,1995年8月21日距影片開機整兩年,影片正式批准發行並在全國公映。這就是這部影片誕生過程中的關鍵時間,也記錄了《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出生過程中的艱難與堅持。從某種角度來看,《陽光燦爛的日子》就是姜文的“成人儀式”,在這個儀式過後,徹底確立了姜文作為一個才情卓絕的導演的獨特地位。 1997年姜文將拍攝《陽光燦爛的日子》的過程整理出版,名為《一部電影的誕生》,其中記錄了那些為電影瘋狂的心情。

 2EBB60F4-5435-4548-B5D5-0E56E514DE92_500  

看到《動物兇猛》就聞到了味道  

第一次做導演,連導演的稱呼我都覺得像是別人給我起的外號兒———透著點不正經。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們多少次彈盡糧絕,又多少次起死回生。有的人在悲觀失望中離開了我們,有的人瘋狂地堅持著,更有的人被瘋狂的人們喚做瘋狗,這群瘋子只有在看樣片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在乾著一件有意義的事。電影是夢,這群人已經忘掉了自己熔入了夢當中。  我和王朔有相同的經歷,都是部隊大院的孩子,又都跟地方上的孩子有很多接觸。看了這部小說,我內心有一種強烈的湧動。王朔的小說像針管扎進了我的皮膚,血“嗞”地一下冒了出來。

我不能判斷他的文學價值,我總是把文字變成畫面,我自覺不自覺總是把小說翻譯成電影。我一看到這部小說,就聞到了味兒,就出現了音樂———西藏歌和大食堂的味兒。我原來不知道我能寫劇本,現在想起來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支使我的手這麼“嘩嘩”地寫,而且筆跟不上腦子,我也不覺得累,也不覺得苦,就是願意幹這事。

164e7ba5aa534bd68f054ad32793ff44  

寫一個男孩變男人的過程  

6萬字的小說改成了9萬字的劇本。有人誤解這是個“文革”片,我並沒有想拍一個“文革”片,只是如果我和王朔這些人在寫一個男孩變男人的過程的話,那我們只能寫那個時候,我們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變的。當時寫完後很有信心,覺得這個東西就是好啊,好到我沒有必要去跟別人說這個東西好的程度。可是當我去找錢的時候,有很多人就很懷疑,由於我當時沉浸在興奮裡,我以為大家和我一樣興奮,其實人家很冷靜。我也找不到投資,也不知道怎麼去跟人說這個東西就是好,怎麼好我也說不出來,我覺得,它,這就是一張白紙,我還有什麼道理跟你去說這是一張白紙呢。可是在別人看來沒看出它是什麼,我只是一廂情願暈在裡邊了。

10706696_835523  

為了方便就說找個長得像姜文的  

最不順當的是挑演員的時候,當你看到一個被帶來的演員,和要扮演的角色之間沒有什麼聯繫的時候,你會很恨這個演員,實際上人家一點錯也沒有,這是很奇怪的。但是有時候,你看到被帶來的演員和你想像中的人那麼有內在聯繫,你會很愛他,這也很奇怪。我見到第一個選定的演員還不是夏雨,是演夏雨小時候的那個,叫韓冬,十歲左右。我見他時,一下子有了無限想像力,像吸了氧一樣,覺得整個攝製組的血液開始流動。我不是非得自戀,非得找一個像我的人來演這個片子,因為三個人演一個角色,大家為了方便好找,就說找個像姜文的。可真有七八個候選的時候我就蒙了,到底誰像我也不知道了。所以最後就是請我媽來定這個事,我母親說夏雨挺像我中學時候的。

我當導演是因為對電影狀況的不滿足第一天拍戲是個晚上,製片主任二勇問我緊張嗎?

我說不緊張,我都忘了緊張了,為什麼呢?我太累了。我當導演其實因為不滿足,不是對我作為演員的工作狀態不滿足,而是對電影狀況的不滿足,我總想還有另外一種電影,或者說用另外一種方法來拍電影。我覺得,導演是一個動作,一次行動,他不應該是職務。你什麼時候感到有必要行動一次就行動一次。我自信時覺得世界上沒有人能和我比,我眼裡沒有大導演,當我不自信時也就是找不到感覺時,覺得任何一個人都比我好。 “陽光”就是這樣,我相信別人也能拍,但不是這樣的。

102803.64423856_1000X1000  

尋找的意義超過電影成功本身  

我拍了25萬尺膠片,也是不知不覺。有人說我是中國耗片率最高的導演,我真的沒想破這個紀錄。我這樣做是因為我覺得電影就應該這樣拍。誰說一個鏡頭拍幾條就完了?在我看來這是個過程,尋找的過程。就像是談戀愛,你突然愛上一個人,你總是不斷問自己為什麼愛,當然答案大多是不知道為什麼,但愛就是愛,你很難說清楚。我認為對一個導演來說有一個東西在吸引他,折磨他是很重要的。在拍攝過程中用一切方法、手段來尋找是什麼在吸引著我,折磨著我,直到把它找到。我想這種尋找的意義超過電影成功本身。  

整理:記者張悅 來源:新京報

10706695_913785  

王朔:“陽光”只能產生於姜文的頭腦

談起《動物兇猛》這小說,姜文東問西問,打聽這小說的背景、原型,為什麼一定要這麼處理某些事件。我拒絕做編劇,剛剛寫完大量小說和電視劇本,寫作能力陷於癱瘓。

尤其痛恨給有追求的導演做編劇。慘痛經歷不堪回首。我無法幫助姜文把小說變為一個電影的思路,那些東西只能產生於他的頭腦。

因為虛榮,我答應在戲中扮演一個角色,拍“老莫”那場戲我有一句台詞,差不多被那群武警軍官扔了整整一夜。最後所有人都筋疲力盡了,有一次我掉下來,百十號人居然沒有一個人伸手接一下,我掉在一個人的腳上才倖免於難。

 

夏雨:就像一個陽光下的大草場

1993年8月23日中午,那天正好是王朔的生日,當蛋糕被我們吃進肚子里之後,那感覺就像是歃血為盟。隨著“戰火”的蔓延,大家的配合也更加默契,我們的劇組就成了一個充滿陽光的家。除了說同志們在一起和睦相處,相互溫暖,互相幫助以外,還有個意思是:我們劇組就像一個陽光照耀下的大草場,青春的氣息蕩漾在上面,陽光般的笑容經常掛在人們臉上,這是個滿載活力的集體。

1994年1月22日我們拍完了最後一個鏡頭,我們在總參一招的大院裡支了“全國人民大團結”的巨幅彩畫和姜導在畫前合影留念。

馮小剛:在姜老師身邊工作的日子

已記不清在何時何地,姜文對我說:你演胡老師吧。可我又分明記得劉曉慶也跟我說了同樣的話。在我的印象裡她一直看著我笑,使我顯得有些狼狽。她說:你是最佳人選。她和姜文似乎從沒有考慮過我會不會拒絕,只是不斷地在強調他們的決心已定。

這使我至今想起來仍有些耿耿於懷,我甚至在心裡說:我試著拿個最佳男配角吧。姜老師說:這個角色有兩個人可以演。一個是你,一個是葛優。但他擔心由於觀眾過分喜歡葛優,使胡老師這個人變得可愛。他認為我能恰如其分地演出胡老師那股勁兒(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他是誇我還是罵我)。

放映19年威尼斯紀念放映

威尼斯影展在19年前見證了《陽光燦爛的日子》的橫空出世,一代又一代的影迷都被馬小軍的故事感動和吸引。在國內專業電影網站上,《陽光燦爛的日子》至今都高居影迷華語片評分各榜單的前列。今年,威尼斯電影節也特別修復了這部經典之作並於“大師經典”單元放映,這是繼《陽光》在19年後重回水城亮相。

1457951560-2489489879  

獲獎情況

第51屆威尼斯電影節 (1994)
金獅獎(提名) 姜文
沃爾皮杯 最佳男演員 夏雨

第33屆台北金馬影展 (1996)
金馬獎 最佳劇情片 紀寶 / 許安進 / 郭友亮
金馬獎 最佳導演

p967457104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