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81  

美女與野獸 Beauty and the Beast (2017)
導演: 比爾·康頓
編劇: 斯蒂芬·卓博斯基 / 埃文·斯彼里奧托普洛斯 / 琳達·伍爾芙頓 / 珍妮-瑪麗·勒普蘭斯·德博蒙
主演: 艾瑪·沃森 / 丹·史蒂文斯 / 盧克·伊万斯 / 凱文·克萊恩 / 喬什·加德 / 更多...
類型: 愛情 / 歌舞 / 奇幻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語言: 英語
上映日期: 2017-03-17(中國大陸/美國)
片長: 129分鐘

5872ff7c40752f21caf7f33a_o_U_v1  

劇情簡介

貝兒(艾瑪·沃森Emma Watson 飾)和小鎮上的其他女孩不同,是一個熱愛閱讀和幻想的姑娘,孔武有力英俊強壯的加斯頓(盧克·伊万斯Luke Evans 飾)發誓要娶貝兒為妻,但貝兒卻一眼看穿了他的自私和虛偽,拒不從命。某日,貝兒的父親莫里斯(凱文·克萊恩Kevin Kline 飾)迷路誤打誤撞之下來到了一座荒涼破敗的城堡中,那里居住著樣貌可怖半人半獸的野獸(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s 飾)。

因為偷摘了城堡裡種植的玫瑰,莫里斯被野獸囚禁了起來,得知此消息的貝兒趕到城堡,要求和父親作交換。就這樣,貝兒開始了和野獸的同居生活。在會說話的茶壺太太(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 飾)、燭台盧米亞(伊万·麥克格雷格Ewan McGregor 飾)和時鐘葛士華(伊恩·麥克萊恩Ian McKellen 飾)的照顧和幫助下,貝兒漸漸發現,野獸在醜陋的外表下,隱藏了一顆善良溫柔的心。實際上,野獸的真實身份是一位王子,因受到了女巫的詛咒而淪落至此,而貝兒,是解除詛咒最後的,也是唯一的希望。

ad_236267496-e1488307616474  

花絮

1 根據迪士尼1991年同名經典動畫電影改編。

2 野獸城堡中的露台、樓梯以及四周的玫瑰柱廊猶如神來一筆,這其實是向讓·谷克多1964年拍攝的先鋒電影《美女與野獸》致敬,本片導演比爾·康頓正是從這部影片中獲得了諸多靈感。

3 該片的拍攝地是倫敦著名的謝伯頓電影製片廠。

4 這是艾瑪·沃森在華特·迪士尼電影公司製作的電影中的第一個角色。

5 艾瑪•沃森(飾演貝兒)、艾瑪•湯普森(飾演茶壺太太)、盧克•伊万斯(飾演加斯頓)和內森•麥克(飾演阿齊)生日都在同一天, 4月14日,這一天也是演員劇本朗讀會的日子。

6 拍攝影片時,作為背景佈置的蠟燭超過了8,700支,總共燃燒了104,400英寸的蠟。

7 野獸城堡裡舞會大廳的地板由12,000平方英尺人造大理石鋪設而成,其設計靈感源自德國布勞瑙木篤會修道院的天花板,精緻非凡。

8 野獸城堡裡舞會大廳大廳懸掛著10盞14*7英尺的大型玻璃吊燈,都是基於凡爾賽宮真實的吊燈設計而成。

9 攝製組還種植或購買了1,500朵紅玫瑰用於拍攝及裝飾。

10 圍繞在野獸城堡四周的魔法森林不只是特效,還有真正的樹木、籬笆、冰湖以及2,000根冰柱,共耗時15週時間才製作完成。

11 貝兒的黃色禮服花費了大約180英尺羽毛般輕盈的綢緞歐根紗,用3,000英尺絲線縫製而成,耗時12,000小時,並點綴了2,160顆施華洛世奇水晶。

12 在拍攝期間,服裝部門決定挑戰自我,利用公平貿易織物(即購買合理支付員工工資的環保主義供應商生產的有機材料)製作對環境友好的可持續服裝,事實證明他們做到了。

13 該部門同環保時代(Eco Age) 與綠色地毯挑戰 (Green Carpet Challenge) 兩個組織進行合作,使用純天然、低刺激染料,謹慎處理廢水,配飾採用傳統木塊雕刻製成。

14 整部影片華麗非凡,動用了1,000人以上的製作團隊全天候工作,通過精心的設計、建造和裝飾,才有瞭如此震撼的電影畫面。

15 菲利普是貝兒(艾瑪•沃森飾)和莫里斯(凱文•克萊恩飾)家養的馬匹,它其實是由三匹不同的“馬演員”扮演,其中有兩匹需要每天進行一點點化妝,才能看起來一模一樣。

16 劇中衣櫃夫人(奧德拉•麥當娜飾演)和卡登扎大師(斯坦利•圖齊飾演)的寵物狗花花,真名叫做“小東西”(Gizmo) ,來自英國最久遠、最負盛名的動物救助中心。

17 野獸城堡的徽章是由一頭獅子和一隻由WD變形而成的野豬構成(WD代表威廉•德弗羅,表示虛構的意思,同時也可以解讀為華特•迪士尼)。

18 由霍華德•阿什曼創作的歌曲《加斯頓》和《美女與野獸》的部分歌詞,之前沒有在動畫電影中出現,但本次都在真人電影中演繹出來了。

beauty_and_the_beast_2017  

幕後製作

美發自內心

《美女與野獸》這一經典傳奇以及它所蘊含的“內在之美”理念,最早可以追溯到18世紀的法國以及由維倫紐夫夫人出版初版同名童話。時至今日,這一主題依然為人們所津津樂道,各媒體各平台上有著各式各樣對於這一故事的解讀、詮釋和演繹。當然,迪士尼於1991年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動畫電影,是這一故事最具有代表性的版本。

作為迪士尼影業最珍貴的作品之一,《美女與野獸》是在動畫電影第二個黃金年代誕生的。同期的作品還包括有《小美人魚》、《獅子王》和《阿拉丁》等。該動畫一經上映即造成轟動,並被奉為一代傑作。在《美女與野獸》中,浪漫主義和喜劇被美妙地結合起來,講述了一個令人難忘的關於愛與友誼的故事,讓觀眾如同親歷這個善良最終戰勝邪惡的魔法世界。

《美女與野獸》是首個被提名奧斯卡獎最佳電影的動畫作品,並拿下了兩座奧斯卡獎(最佳原創音樂和最佳歌曲)、三座金球獎、四座格萊美獎以及其他諸多榮譽。該片是首個初映票房超過1億美元的動畫作品,也是首個被改編為音樂劇的迪士尼動畫作品。它的音樂劇版本後來在百老匯演出了13年之久,並且被翻譯成8種不同語言,登上了超過20個國家的舞台。

迪士尼影業覺得,將這個善良少女與野獸王子的故事進行改編,很可能會再次感動觀眾。可是當迪士尼影業向比爾•康頓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最初是不無擔憂的。畢竟,原本完美的東西該怎樣去改編呢? “我認為1991年的動畫是一部完美的電影,”康頓表示。 “當年上映之時,無論是它的敘事方式,還是艾倫•曼肯和霍華德•阿什曼的美妙音樂,都造成了空前的轟動。所以,我一開始根本不敢想這件事。”

但是,這位執導過《追夢女郎》、《暮光之城:破曉》上部和下部、《福爾摩斯先生》以及《金賽性學教授》這些風格迥異電影的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者很快就意識到,對這個故事進行真人改編的時機確實到來了。作為一個非常善於講故事的導演,康頓對於這個故事在熒幕上的潛力毫不懷疑。 “過去25年的技術進步已經趕上了當年動畫電影中的表現力,”他解釋道。 “現在,我們終於也能夠在完全真實的攝影環境中,創造一個細節逼真的會說話的茶具。”

艾瑪•沃森說道,“任何時候我只要聽到《美女與野獸》中的音樂,就能讓我像孩子一樣,認為一切都會好起來,以及這個世界總是有希望。總之它給我一種一切如此美好的感覺。”

根據奧斯卡獎提名製片人大衛•霍伯曼(《鬥士》和《布偶大電影》)的說法,“比爾是最佳人選。他對《美女與野獸》這個童話有很深的認知,甚至包括它最初版的小說。他本人非常喜愛著名法國導演讓•谷克多在1946年拍攝的同名先鋒電影。此外他還多次在百老匯觀賞了音樂劇版的演出。可以說,他本來就是個鐵粉。”

康頓與共同劇本作者埃文•斯彼里奧托普洛斯(《獵神:冬日之戰》和《大力士》)和斯蒂芬•卓博斯基(《壁花少年》和《吉屋出租》)一起,努力對這個故事的經典主題進行拓展,為那些耳熟能詳的角色加入更多的深度和維度,同時致敬當年那部動畫電影及其輝煌的成就。 “最近有不少電影,要么是對原作進行了徹頭徹尾的重新演繹,亦或是從另一個角色的視角來進行故事的詮釋,”他說道。 “我們並沒有這樣。我們想要做的,就是把讓這個故事更多地融入現實,而不是創作一個新的故事。”

同樣融入這個故事的還有一些動聽的新歌曲,它們來自八次榮獲奧斯卡獎的作曲家艾倫•曼肯(《小美人魚》、《阿拉丁》和《風中奇緣》)以及三次榮獲奧斯卡獎的資深歌詞作者蒂姆•萊斯(《獅子王》和《貝隆夫人》)。由於康頓本人也是一個音樂劇的粉絲,並且熟悉所有的歌曲和音樂的出處,這讓曼肯的工作變得輕鬆了許多。 “比爾真的是熟門熟路,”這位作曲家說道。 “所以我們一開始就能使用許多現成的工具進行工作,並且我們立即就能對一些相關細節進行深入的討論。比爾是個鉅細靡遺的人,因為他是發自內心地在乎故事和音樂中的每一個元素。”

beauty-and-the-beast  

深受喜愛的角色

導演比爾•康頓對共事的演員們給予了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在他看來,在最初幾場戲中與演員們合作梳理角色細節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他會先花幾週的時間與每個演員進行一對一的探討,然後再聚在一起進行完整的劇本對讀。這是康頓慣例的工作方式。當然,在本片製作中,一些音樂唱段是完全由演員和群演演繹的,這就讓讀劇本變成了一場現場音樂會。 “比爾•康頓決定要安排一場現場演出。這樣的場面我可是聞所未聞。”伊恩•麥克萊恩在之後感慨道。卡司一致認為這個安排讓整個拍攝有了一個良好的開局,並且證實這個獨特的體驗本身也令人獲益良多。

在為這些深受觀眾喜愛的動畫角色尋找最合適的真人演員時,製片方對電影、電視、音樂劇以及舞台劇的演員進行了地毯式的搜索。艾瑪•沃森作為貝兒——一個聰明機靈、渴望冒險的小村姑娘——的扮演者,第一個加入攝製組。

在十多年的時間裡,這位英國女演員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所飾演的聰慧堅強的霍格沃茲魔法學院學生赫敏,得到了全球觀眾的喜愛。此外,她在《壁花少年》、《諾亞》以及《珠光寶氣》等電影中也塑造了性格鮮明的角色。同時,她還是一位備受矚目的人權活動者,並身兼聯合國全球親善大使,這些都成為了她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在所有迪士尼電影的女性角色中,最吸引她的,並且也是她最有認同感的,就是貝兒。

“從我四歲起,《美女與野獸》就是我的最愛,”她說道。 “我記憶中的貝兒是一個有著好勝心並且敢於表達自我的年輕女性,她有理想、非常獨立並且渴望去看看這個世界。她與野獸之間的關係是平等的。對我來說,這樣的關係有著妙不可言的張力,是我之前在任何童話故事裡都未曾見過的。”

在1991年之前,動畫電影中的絕大多數女性角色都被認為是相對被動而缺乏深度的,但貝兒打破了這一桎梏。她熱愛文學、有自己的思想,並且不會輕易退縮,很快就成為了全世界女孩們的模範,並且被認為是動畫電影中第一個當代女性主義主角。 “貝兒並不在意當不當公主,”導演比爾•康頓說道。 “她更感興趣的是見識這個世界。比起找到一個男人並嫁給他來說,她更想要發現自我。”

貝兒不僅自己喜歡閱讀,她還樂於與人分享她對書籍的熱愛。康頓說道,“所有人都知道艾瑪是一個非常聰明、入世並且有深度的女性。儘管這些形容詞並不完全適用於貝兒,但顯然貝兒是渴望成為她那樣的女性的。艾瑪為這個角色注入的與生俱來的智慧感,正是這部真人電影中至關重要的元素。”

曾經嬌慣傲慢的王子被女巫詛咒變成了野獸。在甄選這個角色的演員時,製片方經過與多方的溝通和評估後,最終選定了丹•史蒂文斯。這位英國戲劇演員因為在獲獎電視劇《唐頓莊園》中飾演英俊而敏感的“大表哥”馬修•克勞利而聲名大噪。幾年前,他曾與康頓在《維基解密》一片中有過合作。這次他也非常希望能夠再次與這位導演合作。

RP15091-Beauty-The-Beast-Rose  

對於製片方來說,如何確定人性與獸性之間的界限至關重要。因為有些時候當被憤怒佔據時,這個角色會變得更像野獸,而其他時候他還挺溫柔的。 “比爾和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如何在我的角色中加入更多細節,以使他比動畫電影中的野獸更有深度,” 史蒂文斯說道。 “試圖找出星星點點的人性光輝,來讓他不那麼像是動物,而更像是被困在那具可怕軀殼下的人類,這個過程真的很有意思。”

康頓說,“我本人是丹的粉絲……他的戲路非常之寬。然而演好這個角色可能比一般的角色表演要更有挑戰,因為他必須處理好非常多、非常複雜的技術問題,必須充分相信身邊所有的人,並且必須相信他的努力終究將會以最佳的形式表現出來。要做到所有這一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史蒂文斯還與艾瑪有過好幾次深入的討論,分析各自角色的心理,以及如何平衡善與惡和男性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元素。他解釋道,“我很期待根據她所嚮往和飾演的貝兒,去調整我對於野獸的表現。我們最終意識到,這個故事並不是僅僅關於美麗與醜陋,而更多是關於我們每個人身體裡的美好與獸性,以及學會如何去平衡它們。”

至於那個自戀自大的鄉村萬人迷加斯頓,以及他身邊那位笨拙的跟班來福,製片方一直擔心選不到合適的演員。動畫電影中的這類流行角色如果要由真人演繹,必須要要能夠讓他們在現實世界的場景中也有同樣的真實感和說服力。劇本作者為加斯頓增添了一些新的特點,使他變得更現代也更可信。他們將他設定為一個拯救了小村莊的戰爭英雄,同時他也很容易被激怒。康頓解釋道,“作為一個脾氣暴躁的傢伙,他很容易因為一些小事而失控。這也是將卡通人物變為真實人物的一種有趣的方式。”

幸運的是,這兩個人物的選角工作一點兒也不困難。威爾士演員盧克•伊万斯(《火車上的女孩》和《霍比特人2:史矛革的荒漠》)活靈活現地演繹了加斯頓這個膚淺、狂妄並且執著於迎娶貝兒的村夫。他本人甚至還是一個出色的歌手,曾出演多部倫敦西區的音樂舞台劇。恰好加斯頓在影片中就有不少唱段(《加斯頓》、《貝兒》以及《村民之歌》)。

談及自己的角色時,伊万斯說道,“加斯頓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跟其他人不一樣。他站在金字塔的最頂端,所有其他人都在他的腳下。他認為他自己從來不會錯,並且無法理解為什麼貝兒不願意成為他的妻子。天吶,難道她瘋了?或是瞎了?還是傻了?他完全想不通,而這一點本身就是幽默所在,而我也很努力地去表現出這些喜劇元素。”

在票房現象級作品《冰雪奇緣》中為雪寶獻聲配音而為人所熟知的喬什•蓋德出演來福,即加斯頓身邊忍氣吞聲的副官。來福自己並不引人注目,因此他很崇拜加斯頓,即使加斯頓一點兒也不尊重他,並且還常常拿他作為自己開玩笑的對象。蓋德本人也是一個資深的音樂劇演員,曾出演過榮獲托尼獎的著名百老匯音樂劇《摩門之書》。他和伊万斯一拍即合,這一點從他們在銀幕上的默契表現就可以看出來。他們所飾演的這一對反派角色,將為觀眾呈現出一連串的幽默。

“加斯頓是村子裡所有人的焦點,”蓋德解釋道。 “而來福則像是為紀念和慶祝加斯頓的成就而存在的書記員,他不斷提醒公眾加斯頓所作出的貢獻。如果拿破崙也有一個這樣的跟班,那必須得是來福。”

兩次獲得金球獎提名的伊万•麥克格雷格(《紅磨坊》和《星球大戰前傳:幽靈的威脅》)飾演盧米亞,由王子的貼身法國男僕變成的大燭台。他經常與時鐘葛士華拌嘴,並且深愛著羽毛撣子普路美。本片最華彩的唱段《歡迎你》正是由盧米亞所唱。當伊万剛剛進組時,他對這首歌曲並不熟悉。可是很快,他就喜歡上了這首歌,並且給出了一段令莫里斯•切瓦利埃(Maurice Chevalier,上世紀法國著名歌手和演員,1991年動畫中的盧米亞就是以他為原型設計的,甚至模仿了他的口音)都會感到驕傲的完美演繹。

“伊万為這個角色融入了一種《紅磨坊》式的喜悅感,”康頓說道,“他的唱腔以及對歌曲的演繹都具有極強的感染力。”

曾獲兩次奧斯卡獎提名的托尼獎和金球獎得主伊恩•麥克萊恩以76歲高齡首次參演音樂電影,並出演葛士華,那個被變成了座鐘的要求苛刻、緊張兮兮的大總管。儘管他因為出演《指環王》中的巫師甘道夫以及《X戰警》系列中的萬磁王而在年青一代觀眾中享有盛譽,但其實他還是一個演繹過大量莎士比亞戲劇角色的傳統舞台表演藝術家。

康頓曾經與他在諸如《眾神與野獸》以及《福爾摩斯先生》等影片中合作,因此將這個角色推薦給這位老朋友,而麥克萊恩毫不猶豫地就加入了進來。 “當你的電子郵箱裡收到了一個劇本,而且你看到導演是比爾,你就該說‘好的’,即使沒讀過都應該答應,”麥克萊恩笑著說道。

兩次奧斯卡獎得主以及金球獎得主艾瑪•湯普森(《理智與情感》和《霍華德莊園》)也加入了卡司並出演茶壺太太,一個滿口倫敦腔、被變成了茶壺的女管家。是她首先接納了貝兒,並為她提供了方便。這位女星對導演贊不絕口。 “比爾非常智慧也很幽默,他既友善又溫柔,”她說道,“而且他招來的人都是業內頂尖的精英。你可以肯定,這部電影會很詼諧,不會過於傷感,有著很好的節奏、氣韻、激情以及生命力,並且會有足夠的深度,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

beauty-and-the-beast  

獲獎情況

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 (2018)
最佳藝術指導(提名)
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第71屆英國電影學院獎 (2018)
電影獎 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電影獎 最佳藝術指導(提名)

第26屆MTV電影獎 (2017)
MTV電影獎 年度電影
MTV電影獎 最佳表演 艾瑪·沃森
MTV電影獎 最佳吻戲(提名) 艾瑪·沃森 / 丹·史蒂文斯
MTV電影獎 最佳銀幕組合(提名) 盧克·伊万斯 / 喬什·加德

第22屆美國藝術指導工會獎 (2018)
電影獎 最佳幻想電影藝術指導(提名)

第16屆美國視覺效果協會獎 (2018)
最佳電影虛擬攝影(提名)

第23屆美國評論家選擇電影獎 (2018)
最佳歌曲(提名)
最佳美術指導(提名)
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最佳髮型化妝(提名)

第22屆金衛星獎 (2018)
電影部門 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杰奎琳·杜蘭

第42屆報知映畫賞 (2017)
海外作品獎 比爾·康頓

Beauty-Beast-2017-Sequel-Prequel-Spin-OffmaxresdefaultWho-Voices-Characters-Beauty-Beast-2017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