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即刻毀滅  Burn After Reading

p791820195  

拍攝花絮
·本片是第65屆威尼斯電影節的開幕片。
·這是自1990年的《黑幫龍虎鬥》以來,第一部不是由羅傑·迪根斯攝影的柯恩兄弟電影。因為他正忙於拍攝薩姆·門德斯的《革命之路》。

幕後製作

將黑色喜劇進行到底

送走了《險路勿近》的輝煌之後,伊森·柯恩和喬伊·柯恩兄弟二人在自編自導的新作《即刻毀滅》中重拾黑色喜劇的精髓,探討了一些當前美國社會最為大勢所趨的現狀,喬伊·柯恩說:“這部影片主要關注了兩種主流文化,一為CIA所謂的國家機密,二為以健身房為中心的郊區體制,當這兩個世界進行碰撞的時候,會產生一系列什麼樣的影響呢?我們都想知道。當然,我們還在裡面安排了一些網友見面和一夜情的內容。”

不僅僅是在故事內容上有所改變,柯恩兄弟也努力著在製作電影的技術方面做出了一些新鮮的嘗試,喬伊·柯恩承認在紐約實地拍攝一部影片,確實需要面對許多以前從未曾遇到過的挑戰,他說:“雖然我和伊森·柯恩都住在紐約,可是卻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能在這裡拍電影……我覺得紐約主要還是環境造就了一種特別的電影氣氛,再加上與我們合作的都是一些非常大牌的電影明星,選擇以這種人口非常密集的大都市作為拍攝現場,自然會在整個過程中引來大批的影迷或過路人的圍觀。而且紐約這個地方在拍攝電影方面,有著太多的禁忌,限制太大,一大堆規章制度更是讓人惱火。總之,這一次在紐約拍攝《即刻毀滅》,我們真的經歷了許多全新的東西,與《險路勿近》的那個時期簡直沒法比。”

對於如今已然是第三次合作的喬治·克魯尼,喬伊·柯恩忍不住打趣道:“克魯尼最喜​​歡為了我們在電影中扮白痴了,當他完成了自己在《即刻毀滅》中的最後一個鏡頭的拍攝之後,說,'好吧,就到這裡了,這將是我最後一次扮傻瓜。'而我們則坏笑著告訴他,'哦,聽到你這麼說我們真的是傷心死了,因為這就意味著我們可能沒有機會再次一起工作了……'我們和克魯尼度過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時光,還包括布拉德·皮特,那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過程,當然,皮特也不能逃開我們為他安排的'蠢蛋'命運——我想說的是,這部影片就是在講述一群傻瓜是如何互相起刺的。”

布拉德·皮特這一次在《即刻毀滅》中飾演的是查德·菲爾德海默,一個嘴裡總是嚼著泡泡糖、只喝運動飲料、滿腦袋都是不切實際的空想的“小人物”……這個角色絕對算得上是皮特近年來在表演事業上一次不小的突破,因為在他這種以性感標榜自己的大明星看來,扮英雄裝聖人早已經變成信手拈來的簡單事了,所以有機會重新嘗試著去做回一個普通人,才是最艱難的選擇。這一次,皮特飾演了一個平凡的健身房員工,對他那已經無人可以撼動的明星地位,正好是一次檢驗,更是一個挑戰。不過對於柯恩兄弟來說,創造一個影片中所講述的那個黑暗、充滿了偶然性與荒謬的喜劇驚悚故事,反倒不是一件難事,所以你完全可以放開了大膽地假設,《即刻毀滅》是柯恩兄弟為了迎合主流市場所拍攝出來的作品,絕非是為了滿足電影頒獎典禮和某些稍顯乖僻的影評人的喜好。

小人物也有大動作

即使是小人物,如果經歷了像《即刻毀滅》中的一系列過於巧合的偶然事件後,也有可能捲入涉及到國家高度機密的驚天大陰謀中——這通常都是類似的電影題材裡恆久不變的橋段,布拉德·皮特所飾演的那個個性單純的健身房僱員也不例外,他和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詮釋的同事琳達·雷茨克引發了一場涉嫌CIA醜聞的大混戰……確實,查德絕非是皮特的嘗試的第一個喜劇角色,卻算得上是他自1993年的《致命浪漫》之後所接下的最缺乏活力和生氣的一個平面化的人物,皮特在塑造這個角色時所依據的靈感,其中一部分竟然來源於他自身的真實生活,他表示:“查德代表著我的某一段時期,看到了他,就等於看到了以前的我。其實我對自己的演變也心存著疑慮,就連我的另一半安吉麗娜·朱莉對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經常會因為我那古怪的思維方式而備感困擾。有的時候,在一種特定的環境下,我就像查德一樣異常地傲慢專橫,就連我自己也不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情緒,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人心最難測'吧。”

從CIA特工到聯邦政府官員,查德這個角色在影片中的地位顯然是最為“微不足道”的,但布拉德·皮特卻用出色的表演讓他成為了整個故事里當仁不讓的焦點人物——如此看來,皮特在喜劇方面的天賦仍然有著非常大的開發空間,他繼續說:“其實我也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有點吃驚,因為我到現在還沒辦法理解'喜劇'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我覬覦柯恩兄弟的電影才能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一直渴望著能夠一償和他們合作的夙願,所以我很高興他們最終能夠將劇本交給我。實話實說,當我讀完劇本中屬於我的那一部分之後,我對這兩兄弟真的是徹底地迷惑了,因為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在他們眼中原來是一個可以掌控滑稽表演的那類喜劇演員,所以在整個過程中,我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摸索著前進,要知道我實在是鮮少有機會能夠接觸這類角色。不過,我同時也意識到,在過去的10年時間裡,好萊塢對於喜劇領域真的是有點過度專注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如果沒了喜劇,電影工業也將不復存在一樣。雖然我覺得自己從沒有脫離過喜劇的範疇,可是和《即刻毀滅》比起來,之前的那些作品突然變得不再好笑了。就拿我和蒂爾達·斯文頓共同出演的另一部作品——大衛·芬奇執導的《本傑明·巴頓奇事》來說吧,這部將於今年年底上映的影片,就會給人一種全然不同的感覺,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拿語言去描述它。”

確實,就在布拉德·皮特扮演一類角色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甚至變得麻木的時候,柯恩兄弟將這樣一個機會擺在了他面前,給了他一個完全不同的經歷,皮特接著說:“我嘗試過大多次所謂的'男主角',他們通常都會自己得到答案,可以找到他們想要的一切,包括在幾秒鐘之內成功地拆除一枚定時炸彈。他們集所有的幸運於一身,身經百戰,富有經驗,有的時候,選擇這樣的角色,是體現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英雄主義的最好機會,真的可以滿足某些私人的膨脹慾望……但經過了查德這個角色之後,我發現對於我來說,詮釋一些做出了錯誤選擇的'普通人',反而要更具有趣味性,他們因為能力有限,總會給人一種不太順利的挫敗感,但這樣才會和真實的生活更加貼近,不是嗎?我們總是在知道了結果之後,才發覺當初的自己做出了多麼愚蠢的決定。”

雖然角色的性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布拉德·皮特同時也表示,即使是在為不同的角色類型做準備,其實使用的方法卻是差不多的,他說:“首先,你必須得理解他們的性情與背景,比如說他們是如何看待這個世界的,他們在社會中所佔有的比重和位置以及他們在遭遇問題的時候所做出的不同反應……在這一方面,塑造任何一個角色所經歷的步驟其實都是一樣的,惟一取決的是會不會產生好的效果而已。”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