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  

大佛普拉斯 (2017)
導演: 黃信堯
編劇: 黃信堯
主演: 陳竹昇 / 莊益增 / 戴立忍 / 納豆 / 張少懷 / 更多...
類型: 劇情 / 喜劇
製片國家/地區: 台灣
語言: 閩南語 / 漢語普通話
上映日期: 2017-06-29(台北電影節) / 2017-10-13(台灣)
片長: 102分鐘
又名: The Great Buddha+
IMDb鏈接: tt7010412

 

劇情簡介

2017台北電影節橫掃五項大獎包括了最佳劇情長片與百萬首獎,榮獲2017金馬最佳新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鍾孟宏)、最佳原創歌曲與配樂(林生祥);台北電影節開幕片。演員戴立忍、莊益增、陳竹昇、張少懷、林美秀,描述遊走社會邊緣的中年男子偷看工廠老闆的行車記錄器,卻引發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連鎖反應,連工廠裡準備參加護國法會的「大佛」,都被迫捲入這場世間紛擾。

小電視螢幕放映佛像工廠頭家的賓士行車記錄器,因陷底層、遊走邊緣的人,僅有的一趟板凳公路電影小確幸,卻倒霉捲入政商黑箱與色欲暗房的謀殺案。賣藥電台色情廣播劇、令人驚異的場面調度和影音部署、中島長雄的異色攝影,讓人發笑的荒謬,導向令人戰栗的荒涼。紀錄片導演黃信堯首部劇情長片,神佛總動員,巧妙結合《白爛白目》與《黑色喜劇》,台客大叔版本的賈木許加上希區柯克,尖銳曝光台灣鄉鎮的灰暗地帶。

600_87  

 

關於電影

《大佛普拉斯》是紀錄片導演黃信堯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在他的紀錄片《沈沒之島》獲得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之前,黃信堯就一直在關注台灣社會的底層生態,也曾投入多項社會運動,在拍攝了多年的紀錄片之後,終於從短片《大佛》開始進入劇情電影的世界。《大佛普拉斯》藉由電影中的看似莊嚴的大佛,卻不知暗藏了什麼玄機,用大佛代表一個根植在台灣人心中的權威,黃信堯希望觀眾藉此反思不可挑戰的權威之下更值得深思的真實面貌。

 

《大佛普拉斯》網羅一流的製作團隊不僅僅獲得觀眾的讚賞,同時也在本屆台北電影獎拿下五項大獎成為最大贏家,包括百萬首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美術設計、最佳剪輯、最佳電影配樂。

 

1508261336-2716302824

短片《大佛》諸多波折遇到《一路順風》導演鍾孟宏開始一路順風

黃信堯擅長從身邊朋友甚至俯拾皆是的街頭故事取材,以及從社會事件中探究其背後動機,這些素材成為《大佛》和《大佛普拉斯》的故事結構。但是短片《大佛》卻歷經曲折,包括當初投短片輔導金未果,最後才獲得「高雄拍」電影補助費用,讓《大佛》得以問世。

 

接踵而來的貴人就是《一路順風》導演鍾孟宏。當年《大佛》入圍金馬獎後,擔任評審鍾孟宏因為相當欣賞黃信堯的才華,兩人見面一拍即合,也奠定了《大佛普拉斯》誕生機緣,鍾孟宏不僅將首次大銀幕監製處女作留給黃信堯,同時更為《大佛普拉斯》掌鏡,讓黃信堯吃了一顆定心丸。

 

Great_Buddha_04

沒錢沒靠勢的小人物瘋狂曲

在《大佛普拉斯》中除了兩位主要演員《無米樂》莊益增和《健忘村》陳竹昇,他們完美詮釋劇中人物的草根性以及沒錢沒勢的小人物心聲,同時加上硬底子演員戴立忍、張少懷、陳以文、林美秀、丁國琳、李永豐等人的演出,為《大佛普拉斯》增添充滿諷刺意味的喜感與戲劇性!

 

在電影中,莊益增的菜埔、陳竹昇飾演的肚財和戴立忍的啟文董事長是導演黃信堯的表世界的話,那在短片中從未出現過的釋迦(張少懷飾演)就是導演的裡世界。在《大佛普拉斯》中釋迦是一個注重整齊乾淨的流浪漢,幾乎沒有台詞總是繞著肚財的車子跑,釋迦對黃信堯來說具有相當重要的意涵,因為他可以說是這部電影中唯一的裡世界。

 

P1050610-1  

台語是整部電影精髓

而電影中的另外一個主角就是行車記錄器,黃信堯覺得:「行車紀錄器很像一個蟲洞,因為他連結兩個異世界,行車記錄器的影像是車外的公共空間,聲音卻是車內的私密空間,但是觀者卻不知道空間內的人在做什麼,形成了有趣的風景。」也成為《大佛普拉斯》劇情起承轉合的重要關鍵。

 

對於《大佛普拉斯》幾乎全台語的方式來呈現,導演做了相當幽默的解釋:「其實我只會兩種語言,就是台語和台灣國語。台語就是我的生活語言,所以用台語來表現或是撰寫台詞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最奇妙的是黃信堯自己在家裡所錄的旁白錄音,卻成為整部電影最具有獨特調性的一面。

2230727_1  

 

 

導演的話

「沒有人會去懷疑佛像的正當性,只有二個底層生活的無力者因為百無聊賴偷看了老闆的行車紀錄才發現了這件事。大佛是普渡眾生的象徵,但往往只有受苦難的人才會去疼惜幫助那些比自己還要更苦難的人。大佛也是象徵許多人類社會裡不可挑戰的正當性,但這社會就是大量地運用這些正當性,來為非作歹。當我們深信的一切,如同大佛的不可挑戰,卻發現背後的醜陋與不堪,那我們該如何面對這世界。當大佛都巳經不是大佛時,就如同尼采說的;『上帝已死!』。」

 

《大佛普拉斯》雖然是黃信堯自編自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但是利用兩個小人物看盡所有的人生百態,不管是否獲得領悟,黃信堯認為:「生活裡有很多很可笑的地方,在電影裡會讓人放聲大笑,但我總覺得那些可笑,都是來自生命的可悲。而身為「人」,也就只能直視它,然後轉身默默地繼續生活。如果無能為力,或許這也是一種方式。而這部電影我想講的大概就是這個。」

 

 

2017-10-08
專訪◎記者藍祖蔚 整理◎記者楊媛婷 攝影◎記者羅沛德
第一次執導劇情長片,就拿下今年金馬獎的十項提名,《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的生命傳奇,比他的電影更神奇。

從國小開始,他就不在人生勝利組中,國小曾多次莫名其妙被老師體罰霸凌,國中讀了四年,考高中、大學到研究所都得重考、連駕照也要考兩次才過得了關,他曾在驕陽下打工,全身上下只剩一條內褲,他還開過競選宣傳車,用漿糊和刷子替政黨大街小巷貼過海報,因為始終在基層打滾,最懂庶民心聲,他拍出的《大佛普拉斯》,不但替底層掙扎的台灣人民出了一口氣,也拍出了台灣電影的驕傲。

600_88  

跌跌撞撞長大 深知庶民心聲

問:多數台灣電影都在城市或青春事件中打轉,《大》片卻有濃濃的泥土香,成就有笑有淚的庶民電影,很能反映底層民眾的呼吸與心聲,想必你的人生一定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甘苦經歷?

答:我在台南七股長大,一路人生走來跌跌撞撞並不順遂。還記得念國小時,有次學校模擬了市長選舉,副班長突發奇想提議大家投廢票,我覺得好玩跟著亂蓋,導致班上的候選人差了幾票落選,老師非常生氣,但他不敢找家中有背景的副班長麻煩,就把一切都怪到我頭上,還說我以後會是賣國賊或漢姦,但帶頭的副班長卻一點事情也沒有。

國中時,因為我成績不好,午休時間經常被罰半蹲,有一次還被老師賴說我作弊,其實作弊的不是我,老師卻要我罰站,痛罵了好久,我看著真正作弊的同學安坐在位置上,就把耳朵關上了,隨便老師怎麼罵,但內心真的覺得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因為沒考上高中,再加上補習班學費太貴了,為了升學,於是我回頭再讀「國四」,那段時間曾在一間塑膠工廠打工,我是最菜的菜鳥,吃的苦最多,甚至被分配到日曬最嚴重的工廠頂樓去搬沉重的合成皮,每天汗流浹背,身上只剩一條內褲還嫌熱,那時候學到的人生教訓就是:因為你是最爛的,所以得受最多的苦。

600_86  

問:這麼不堪的青春人生,或許提供了你始料未及的養分,你的改變來自什麼契機?

答:高中受到英文、數學老師啟蒙,開始聽候選人的演講會,開始跟三教九流的人相處與接觸,開啟了我對世界不同的認知。

高中畢業後,我同樣沒能考上大學,於是到一個競選總部工作。每天不是提著白色黏稠的漿糊,帶著刷子與大疊海報,頂著大太陽街頭巷尾黏貼競選海報,就是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開著競選宣傳車,聽著候選人重複播放的政見,似懂非懂地組合我的政治拼圖。

重考進文大大傳​​系夜間部後,白天更多打工機會,於是加入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做起基層黨工,同樣是開著宣傳車四處走,這算是進了政治圈,但實際參與政治後,很快就失望幻滅了,因為我親眼看到很多一開始高舉理想大旗的人,為求勝選,竟然也開始買票了。

1_S_iiX5DU6WgwdTeAhDHBRg  

現實太殘酷 拿攝影機唱自己的歌

問:殘酷的政治現實是不是讓你返回校園的動機?甚至因為你選擇了紀錄片這條路,完全改變了你的人生?畢竟你曾在二○一一年的台北電影節以《沈沒之島》拿下百萬首獎與最佳紀錄片大獎,後來又在二○一七年的台北電影節以《大佛普拉斯》再次拿下百萬大獎,這是前無古人的驚人成績。

答:我長期住在台南七股,但因拍紀錄片的經驗,曾跑過許多地方,藉由攝影鏡頭觀察我所喜歡的庶民生活。選擇紀錄片的原因,來自《南方電子報》曾喊出的一句口號:「做自己的媒體、唱自己的歌。」我大學時曾想當獨立記者,進行深度報導,但那時很多願意做深度報導的政論雜誌都陸續收攤了,如果我只會跟朋友坐在咖啡廳,吹著冷氣談環保抗爭議題,也讓我覺得很空虛,有一種離開土地很遠很遠的空虛感。

我大學念了六年後,因爸媽幫人作保、房子被人查封,我姊又出嫁,身為獨子必須負起養家的責任,決定離開台北,遷回南部。當時一邊工作,一邊準備研究所,只是一開始當起汽車業務員,碰上景氣低潮,一輛車子都沒賣出去,但我學會了拿起攝影機講自己的故事;後來考上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研究所後,我看到很多不同的紀錄片拓展視野,便決定用拍攝紀錄片的方式來參與社會運動。

我曾經給自己三次機會證明自己,第一次是來台北讀大學,第二次是一邊念研究所、一邊來台北工作,畢竟在南部的拍片機會很少;最後一次是二○一一年帶著剛完成的紀錄片《沈沒之島》來台北,心想如果還是不怎麼樣的話,就回去台南、不會再上來台北,沒想到就拿下了百萬大獎。

600_90  

問:《大佛普拉斯》可說是台灣少見的庶民電影,你關切著在社會邊緣浮沉的底層民眾,他們也許一輩子都沒有想過自己的故事可以搬上大銀幕,此外,你也選擇了「大佛」與「行車紀錄器」做切入點,故事是怎麼蹦出來的?

答:我平常很喜歡「偷聽」路人說話,專心聽,就可以聽到很多既真實又有趣的人生故事,電影的菜埔、肚財和釋迦等主要角色,都來自我的生活經驗。

「大佛」的念頭源自我接過一個案子,第一天踏進拍攝現場,撞入眼睛的就是一尊有三、四層樓高的三太子銅像,當時我的第一個感想就是:「這裡面裝什麼東西,都不會有人知道。」而且,佛像越大,想像的空間越大。後來我在路上看到佛像,都會猜想裡面到底裝了什麼,因為「佛」有宗教護體,有其非凡的正當性,不管它發生什麼事情,即使裝進了不該裝的東西,人們都會解讀成神蹟,因此就有了可以大做文章的空間。

至於現在很流行的行車紀錄器,則像是「蟲洞」,攝影機拍下的是外面的公共空間,但收錄的聲音卻是車廂內的私密對話,所以我說它像是蟲洞,連結著兩個異空間。

我是在一次車禍後才裝行車紀錄器,第一天很興奮,就跟朋友邊看著紀錄器錄製的影像,一邊聊著垃圾話,明顯就是影音相異的不協調空間。我不但憑著這種想法交出了我的研究所作業,也開始有了靈感,假設有人撿到紀錄器的記憶卡,看著畫面,再聽著怪異的聲音或垃圾話,會創造出多荒謬的效果。

11530b3977e6456b81e5b23764a614ea  

問:《大》片中的行車紀錄器,其實是滿足了小人物窺伺名人的好奇心,卻因為窺探了太多,反而招來殺身之禍,你不但批判了當今電視媒體愛拿行車紀錄器畫面做報導的現狀,也擊中了好奇心惹禍的人性。

答:我常去便利超商買東西,付款前眼睛都會瞄到剛上市的週刊,看到那種聳動的標題,看到名人被抓包的照片,你就會心動;電影中的菜埔和肚財偷窺老闆啟文的行車紀錄器,其實就貼近這種微妙的心情。他們只要聽見露骨的聲音,就有無窮盡的想像,那是最最庶民的娛樂了。

曾經有位紀錄片前輩跟我說:「你就是因為太過貧窮,所以拍電影時不敢去想像。」這句話讓我茅塞頓開,因此我就把這句話轉投射進電影裡面。 《大》片中,菜埔跟肚財兩人聽著行車紀錄器的聲音後,開始胡思亂想,因為他們生活中根本沒有老闆這種獵豔或偷腥的經驗,所以加油添醋、天馬行空去編故事,想像著有錢人的「卡樂佛」(colorful)生活。

22406462_10155705756074787_8942716381994946703_n  

刻劃人生不堪 嬉笑包藏辛酸

問:你悲憫小人物的情懷,很接近日本大導演山田洋次,但快意恩仇,恣意嘲諷的手法更像北野武,你們關懷的都是卑微渺小的人物,卻可從他們的庶民本色提煉出更多的人性趣味。

答:北野武的電影我都喜歡,他刻劃的小人物都很生動,即使只出現幾場戲、只講幾句話,你都可以感受到這個人背後有著一段故事,是這麼的真實鮮活。影響我最深的北野武作品是《性愛狂想曲》,他自稱亂拍,其實不然,而是嬉笑怒罵中包藏傷感情懷的電影,講述小人物的各種狂想,主角成天巴望著能有一台車,就可以去泡妞,好不容易偷了台車,卻是沒有煞車的破車,他追逐性愛的各式狂想都成了笑話,這樣的狂想說來悲哀,然而小人物的人生就是如此。

問:你從紀錄片轉向拍攝劇情片,為什麼?

答:我拍紀錄片有個「心魔」,紀錄片的精采是來自人物的「不堪」,我無法去拍那種正向勵志的紀錄片,也只對人生生活「不順遂」的題材有興趣,但總覺得不該把這種人生的不堪拍出來,因為即使紀錄片轟動成功,名聲還是落在導演身上,對當事人沒有太大幫助,反而像是在剝削他們,讓我心裡很不舒服。所以拍攝《沈沒之島》時,我刻意淡化那些訪談的人,甚至也沒打上人名字幕,就是希望觀眾看完就忘記他們的不幸。

劇情片則是虛構的,沒有忌諱,我可以自由自在討論人生困境,暢談自己的觀察與故事,對我來說,拍攝劇情片可以滿足我的創作慾,《大》這部片講述「人就是生而不平等」這件事,我們得直視這個世界的現實,然後轉身繼續生活。

18485353_658980797642878_3550177913701854775_n  

親自上場說書 拉林生祥助陣

問:《大佛普拉斯》大膽採取了全知觀點的敘事旁白,而且是你親自上陣,像是一位說書人口沫橫飛地向大家介紹著光怪陸離的人物傳奇,措詞輕鬆風趣,不時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又能穿針引線,指點劇情,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這麼流利的口條又是怎麼訓練出來的?

答:我高中很愛聽廣播,尤其是聽吳樂天講廖添丁傳奇,班上同學也一樣,下課時就會和朋友競相模仿吳樂天的說書腔調,盡情惡搞。上了大學後,擔任基層黨工,也曾站上宣傳車、拿起麥克風大講特講各種政治口號與理念,所以後來拍起紀錄片時,都不忘自己配音來解說情節。

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在劇情片中加入旁白是否很奇怪?但鍾孟宏導演認為我的旁白很有特色,就鼓勵我說:「你是新導演,拍第一部長片,想怎麼拍就怎麼拍,不用有包袱。」我就想,對啊,幹嘛自我設限?所以寫起劇本時,就預留了旁白空間,一開始還沒打算講這麼多,但配起音後,欲罷不能、愈配愈多,甚至在林生祥配樂完成後,我又改了旁白,也把林生祥加了進來。

mov_greatbuddha_2611

獲獎情況

第54屆台北金馬影展 (2017)
金馬獎 最佳劇情片(提名)
金馬獎 最佳男配角(提名) 戴立忍
金馬獎 最佳改編劇本 黃信堯
金馬獎 最佳新導演 黃信堯
金馬獎 最佳攝影 鐘孟宏
金馬獎 最佳美術設計(提名) 趙思豪
金馬獎 最佳原創配樂 林生祥
金馬獎 最佳原創歌曲 林生祥
金馬獎 最佳剪輯(提名) 賴秀雄
金馬獎 最佳音效(提名) 吳書瑤 / 杜篤之

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2018)
最佳兩岸華語電影(提名)

第42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2017)
亞洲電影促進聯盟獎 黃信堯

第12屆亞洲電影大獎 (2018)
最佳新導演(提名) 黃信堯
最佳攝影(提名) 鐘孟宏
最佳原創音樂(提名) 林生祥
最佳音響(提名) 吳書瑤 / 杜篤之

第19屆台北電影節 (2017)
台北電影獎 百萬首獎
台北電影獎 最佳劇情長片
台北電影獎 最佳剪輯獎 賴秀雄
台北電影獎 最佳音樂獎 林生祥
台北電影獎 最佳美術設計 趙思豪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