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02986348

站台 (2000)
導演: 賈樟柯 
編劇: 賈樟柯
主演: 王宏偉 / 趙濤 / 梁景東 / 楊天乙 / 韓三明
類型: 劇情 / 歷史
製片國家/地區: 中國大陸 / 香港 / 日本 / 法國
語言: 漢語普通話 / 晉語
上映日期: 2000-09-04(威尼斯電影節)
片長: 154分鐘 / 193分鐘(威尼斯電影節)
又名: Platform

0GZMetId4e

劇情簡介

崔明亮(王宏偉)、尹瑞娟(趙濤)、張軍(梁景東)、鐘萍(楊天乙)是山西汾陽縣文工團的演員,改革開放初期,他們過的雖是普普通通的日子,卻擁有相對豐盈的精神世界。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令他們見識到了各種新鮮事物,也使他們對自身有了更多的認識,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然而當時間來到 1980年末時,他們發現雖然各自早已面目全非,卻仍然一無所有。

相比如廣州那樣的沿海城市,如汾陽這樣的中國內陸小縣城改革開放的步伐總是遲緩凝重的,可是崔明亮他們並沒認識到這點。而他們為掙錢不斷將自己的底線降低,則造成了他們的精神世界徹底斷層。

25ee2p2n[2]

拍攝花絮

·電影手冊(法國)選為2001年年度十佳影片,位列第六。

精彩對白

二勇用口琴模仿著嗚嗚的火車汽笛。
二勇:烏蘭巴托是哪兒?
崔明亮:外蒙古首都。
二勇:外蒙古首都?
張軍:一直往北走,過了內蒙就是。
二勇:再往北是哪兒呢?
張軍:蘇修。
二勇:蘇修再往北呢?
張軍:應該是海了吧?
二勇:海再往北呢?
張軍:你媽球不媽球煩?成天問那。
崔明亮:再往北就是這兒,就是汾陽,武家巷十八號,張軍家。
二勇:鬧了半天我們都住在海的北面。
——————————————————————————————
尹瑞娟:哎!你咋畫了眉了?
鐘萍:好看。
尹瑞娟:張軍不在你給誰看? (仔細端詳了一下鐘萍的臉)真難看!
鐘萍回頭照了照鏡子:不難看,這叫柳葉眉。
尹瑞娟:是難看麼。
鐘萍:不難看。 (看了一眼尹瑞娟,轉身從窗台上拿來眉筆)哎!
尹瑞娟警惕地:你不要給我畫。
鐘萍不由分說按住尹瑞娟硬要給她畫。
尹瑞娟伸手去擋:難看死了,你叫我咋去見人。
鐘萍還是不依不饒:別說話!我這個難看嗎?
尹瑞娟:難看--(還是被鐘萍按住了)慢著,輕點。
鐘萍:你能不能不說話? (自顧給尹瑞娟畫了起來)國外現在最時興這種眉了---
尹瑞娟:行了行了,這個---
鐘萍:別動,別動!馬上就好。哎,好---(畫完一根,尹瑞娟急著想去照鏡子)不用看!一會兒畫完了一齊看。
尹瑞娟:行了行了---

14672600

幕後製作

《站台》是賈樟柯的一段個人成長回憶錄,片中有令人熟悉且懷念的縣城、縣城中的年青人……處處充溢著過去生活的影像,而影片,正是通過在新舊交替時期從縣城走出的一群年輕人的愛情與生活,表達一種對普通人的尊重和生活理解,將普通小人物當成了重要歷史進行展現。 《站台》表現的不僅僅是影片中人物不斷走穴經歷的種種車站,而是一個個交錯的歷史片段,一種歷史的背景在影片裡發揮著命運的力量,並且正是這種力量,讓普通人的命運成為歷史,那些為夢想、生活奔波的小人物構成了歷史的真實註解。

14673600

賈樟柯談《站台》

《站台》這個劇本大概是1995年或者1996年開始寫的,那時剛剛開始拍短片,實際上《站台》應該是我的處女作。

《站台》有意思的一點應該是它使我真的在一個工業體制裡面去工作,以前拍《小武》的時候都是好朋友,15個人,睡起來就拍,拍累了就睡,什麼壓力也沒有,運轉非常靈活的一個攝製組。拍《站台》最多時組裡有100個人,突然多了很多的部門,人多了事情也多,你怎樣來保證精力集中在創作上,你怎樣信賴你的製片?這些事情對我都是第一次,都是一個挑戰。

以前我是很恐懼工業的,我覺得工業對你的改變,他們的審美,包括他們對電影的認同,我對這些都是一種恐懼。經過《站台》,只要你相信你自己的電影,那麼工業裡頭的人,自有他們的好處。因為你不可能永遠在一個業餘的狀態裡面工作,一個有能力的導演應該學會這些,而不是懼怕它、躲避它。

《站台》這首歌是80年代中期年輕人非常喜歡的一首歌,它描寫一個人在站台上等待他愛人的到來,是一種期待的情緒。對我來說,它是開啟我80年代記憶的鑰匙,“站台”是出發的地方,也是回來的地方,它與旅途有關,有一種疲倦而哀傷的生命感覺。
  口述:賈樟柯  來源:新京報

platform_5large

獎項

第57屆威尼斯電影節 (2000)

主競賽單元 金獅獎 (提名) 賈樟柯

72200002858fbf123b1084756.63994121_1000X1000

    文章標籤

    站台 威尼斯影展 賈樟柯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