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154876343

慕尼黑 Munich (2005)
導演: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
編劇: 托尼·庫什納 / 艾瑞克·羅斯
主演: 艾瑞克·巴納 / 丹尼爾·克雷格 / 塞倫·希德 / 馬修·卡索維茨 / 漢斯·齊施勒 / 更多...
類型: 劇情 / 驚悚 / 歷史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 加拿大 / 法國
語言: 英語 / 德語 / 法語 / 希伯來語 / 阿拉伯語
上映日期: 2005-12-23(美國)
片長: 164 分鐘
又名: 慕尼黑慘案 / 復仇
IMDb鏈接: tt0408306

1.jpg

劇情簡介

這是一部關於政治、復仇的真實的電影。 1972年在聯邦德國舉辦的第20屆奧運會上,巴勒斯坦的極端恐怖組織“黑色九月”闖進了奧運村綁架了11名以色列運動員,以此要挾以色列釋放被關押的該組織成員。

聯邦德國的警察草率對待了這次綁架事件,他們直接衝進了恐怖組織的巢穴企圖武裝營救 人質,孰料導致了11名以色列運動員全部遇難!

事件發生之後,以色列“摩薩德”高層迅速訓練了一批特工,展開了對“黑色九月”組織以及相關的巴勒斯坦人血腥的報復…

1.png

拍攝花絮

·《慕尼黑》的開拍日,正好是《世界大戰》的首映日。

·在片場,雖然斯皮爾伯格才是“老闆”,但演員們卻更願意聽取托尼·庫什納的建議。

·在馬耳他實地拍攝時,劇組中的一輛德國進口的貨車突然起火,每一個人都驚恐地以為這是一場恐怖襲擊……後來才知道是由於馬耳他的夏天太熱了,導致發動機超負荷,才會引起火災,好在沒人受傷。

·杰弗裡·拉什的角色本來屬於本·金斯利,怎奈金斯利另有一部片約在身,實在分身乏術。

munich6

精彩對白

Steve: The only blood I care about is Jewish blood.
斯蒂夫:我只在乎猶太人血統。
Avner: Hey, sweetheart, this is your papa... this my voice, my darling... don't forget what I sound like, okay?
艾弗納:嗨,寶貝兒!我是你的爸爸……聽見我的聲音了嗎?親愛的……不要忘記這個聲音,好嗎?
Daphna: We should stay at home.
戴弗娜:我們應該待在家裡。
Avner: You are the only home I ever had.
艾弗納:你就是我的家。
Daphna: [Laughs] This is so corny
戴弗娜(輕笑):這太肉麻了。
Avner: What? That took a lot for me to say!
艾弗納:肉麻?你知道我做了多大的努力才說出這樣的話嗎!
Daphna: I bet. Why did I have to marry a sentimentalist? You're ruining my life.
戴弗娜:不覺得。我當初為什麼會嫁給你這麼個多愁善感的男人呢?你會毀掉我的生活的。
Avner: [to their newborn baby] Your mother's teasing me.
艾弗納(對他們的新生兒說):你媽媽笑話我。
Avner: [about their newborn baby] She's frightfully ugly.
艾弗納(形容他剛剛出生的女兒):她長得好醜哦。
Daphna: She takes after her father.
戴弗娜:那是因為她像你多一些。
Papa: Oh, we are tragic men. Butcher's hands, gentle souls.
爸爸:哦,我們的人生注定悲慘,因為我們雖然擁有高尚的情操,卻長著一雙屠夫的手。
Ephraim: We have 11 Palestinian names, each one of them had a hand in planning Munich. We want them all dead.
伊弗瑞姆:我們現在知道11名巴勒斯坦人的名字,他們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地參與策劃了慕尼黑慘案。他們都得死。
Steve: So why did they make you team leader?
斯蒂夫(對艾弗納說):為什麼他們會選你當我們的頭兒?
Hans: Because he really knows how to cook a brisket.
漢斯:因為他真的知道如何把牛排弄熟。

p2159972078  

穿幫鏡頭

·艾弗納槍殺第一個巴勒斯坦目標,那人死的時候是趴在地板上的……可是當鏡頭第二次轉過來的時候,屍體又變成平躺姿勢了,真是大白天見鬼了。

·艾弗納和斯蒂夫為小組成員報仇,一槍打爆了那個以色誘實施暗殺的美女的頭。有一個此美女死在自家椅子上的特寫鏡頭——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的胸部和腹部在上下起伏,她仍然有呼吸。

p795501404  

幕後製作

影片大膽涉及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發生的以色列選手遇襲事件。排除思想性不談,就敘事而言,影片做到了步步驚心,不失為一部節奏緊湊,相當好看的驚悚懸念電影。從慕尼黑慘案開始,到男主人公接受任務,再到暗殺一個個的目標人,環繞在主角周圍的線索漸次復雜,而潛在的危險也接踵而至。暗殺名單和男主人公的心理,是兩條互相交織的線索,清晰的將懸念、危機、迷惘、恐懼和盤托出。在演員的選擇上斯皮爾伯格向來別具匠心,主角艾瑞克·巴納有很多內心戲,那種莫名的恐懼和內心的人性甦醒,非常出色。斯皮爾伯格一向的人性化視角,在本片中依然在繼續。通過一個被指派去暗殺巴方相關人員的男人的眼睛和心理活動,來再現由慕尼黑事件延伸出來的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永恆的悲劇。

p2159971958  

[關於編劇]

托尼·庫什納(Tony Kushner)對斯皮爾伯格的影響太大了,他同斯氏一樣,也是猶太人。這位普利茲獎的獲得者還曾分別於1993年和1994年兩次獲得托尼獎(《天使在美國》Angels in America),但是,這卻是庫什納第一次為電影寫劇本,而斯皮爾伯格看中的,正是庫什納的作品中永遠都瀰漫著的濃濃政治氣息。故事的藍本——喬治·喬納斯(George Jonas)所著的《復仇》(Vengeance)其實更像一本杜撰出來的捏造之作,但是斯皮爾伯格需要的正是這樣一個故事,既能和政治結合,卻又與歷史無關。庫什納在《慕尼黑》中嘗試了許多以前不曾使用過的方法,例如說“殺人”,他從沒有在自己的作品中“殺死”過任何角色:“人們在大街上互相追殺、在睡夢中被炸得血肉橫飛……這些都是我的筆未曾涉及過的'粗魯'行為。”斯皮爾伯格一直覺得埃里克·羅思(Eric Roth)交出的劇本初稿缺少點什麼,直到庫什納重新改寫了劇本——不到五週的時間,《慕尼黑》就開拍了,至於庫什納這位受到斯皮爾伯格欽點的編劇,98%的時間都待在拍攝現場,對於現代電影流程來說,這是非常少見的。可見庫什納和斯皮爾伯格先是在政治立場和情感傾向上互相影響、互相改變,才有了《慕尼黑》。

p2159971844  

[斯式風格的反芻]

很多人都對《慕尼黑》能夠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而備感意外,但他們的依據也不過是因為影片在金球獎上連毛都沒摸著。關於《慕尼黑》首先應該說的,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影片,雖然與斯皮爾伯格慣常的拍攝風格相去甚遠,但你總能從細枝末節中找到斯氏的影子。影片講述了一段廣為人知的歷史事件,但裡面大部分情節其實都是斯皮爾伯格虛構的,他將一個疑問從始至終地隱藏在影片背後:對恐怖主義以暴制暴,是不是惟一的解決之道?在經歷過“9·11”之後,相信大多數人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但是,《慕尼黑》卻無情地指出一個大家都不願意麵對的事實:一個恐怖分子倒下,就會有另一個更加殘暴的恐怖分子站起來,他們也是時時刻刻等待著取代與被取代,那麼,逮捕和處決本·拉登是否真能成為打擊恐怖主義的偉大歷史性勝利,還有待商榷。一部在世界和平面前顯得微不足道的影片,並不會解決中東的僵局,它只會讓被恐怖主義時刻威脅著的現代社會痛定思痛。

p2159971853  

[真實事件回顧]

對於“慕尼黑慘案”,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為了提升可讀性和娛樂性,杜撰的成分往往大過其真實性。而這位名叫彼得·鮑沃特的人是一名記者,在慘案發生時,正好因為《新聞周刊》(Newsweek)指派的採訪任務而身在慕尼黑,下面就是他對當時情況的回憶,他可能是最後見到以色列人質的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之一:“1972年9月5日早上,我正在慕尼黑當地的賓館蒙頭大睡,電話鈴聲大作。打電話來的是美國廣播公司( ABC)的霍華德·卡索,他以播報員獨特的嗓音告訴我:'聽仔細了,巴勒斯坦恐怖分子襲擊了奧運村中以色列的宿舍,並且抓了他們的運動員做人質,你最好馬上到奧運村來,我們……'他還沒說完,我就掛掉了電話繼續睡——我以為這只是霍華德和我開的一個愚蠢的玩笑,想把我騙出溫暖的被窩。不一會,電話又響了,這回是我的同事皮特·阿克瑟勒姆,他也是剛剛接到霍華德的電話,他對我說:'聽他的口氣不像是在開玩笑。'……我和皮特以最快的速度製定了一個方案,先打電話回雜誌社,預留出了這期的封面內容,然後,我迅速地趕往奧運村,在那裡對媒體實行封鎖之前和幾個記者遛了進去。進去後,我盡可能地採訪了所有我能找到的運動員,還從一位意大利擊劍教練那裡了解到,透過意大利運動員宿舍的窗戶,可以看到那些被綁架的以色列運動員和恐怖分子— —我懇求這位教練讓我混進去,但是被拒絕了。我不能太莽撞,否則很可能被踢出奧運村。事情就在這時突然發生了,離我只有80碼遠,我正好處在最有利的觀察位置上,和我在一起的另外幾個人有記者有運動員,還有一位來自瑞典的高層,我們看到幾個模糊的影子走進了一輛很像公共汽車的交通工具,有那麼幾秒鐘,我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看到了什麼。那些模糊的影子其實就是被綁架的以色列運動員,那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他們。18個小時後,我們都聚集在ABC的新聞中心焦急地等待著結果,電話再次響起,卻傳來了這輩子最讓人痛心疾首的一句話:'他們都死了!'”

2.png

獲獎情況

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 (2006)
最佳影片(提名) 凱瑟琳·肯尼迪 /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 / Barry Mendel
最佳導演(提名)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
最佳改編劇本(提名) 艾瑞克·羅斯 / 托尼·庫什納
最佳剪輯(提名) 邁克爾·卡恩
最佳原創配樂(提名) 約翰·威廉姆斯

第63屆金球獎 (2006)
電影類 最佳導演(提名)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
電影類 最佳編劇(提名) 艾瑞克·羅斯 / 托尼·庫什納

第6屆美國電影學會獎 (2005)
年度佳片

3.png

2.jpg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