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501322241

遠離天堂 Far from Heaven (2002)
導演: 托德·海因斯
編劇: 托德·海因斯
主演: 朱麗安·摩爾 / 丹尼斯·奎德 / 丹尼斯·海斯伯特 / 派翠西婭·克拉克森 / 維奧拉·戴維斯
類型: 劇情 / 愛情 / 同性
官方網站: http://www.farfromheavenmovie.com/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 法國
語言: 英語
上映日期: 2002-11-22
片長: 107 分鐘
又名: 天上人間

far-from-heaven  

劇情簡介

1957年的秋天,凱茜(朱麗安•摩爾 飾)與丈夫弗蘭克(丹尼斯 •奎德 飾)生活在美國康涅狄格州的一個小鎮上,他們的生活舒適平靜,有兩個不到十歲的孩子。他們一家吸引了很多人的羨慕。

令凱茜意想不到的是,她發現了自己的丈夫竟然與一名男人發生了關係,她感覺自己的世界將要淪陷了。她與教養甚好的黑人園丁雷蒙德(丹尼斯•海斯伯特 飾)交談,雷蒙德的安慰讓凱茜感覺到了鼓舞。但很快因為種族問題,眾人開始用異樣的眼光對待凱茜。

凱西與丈夫害怕流言蜚語,因此他們一直勉強維持著雙方的關係,但各自心中都各有愛人…

《遠離天堂》是導演陶德海尼斯和女星茱莉安摩爾的第二次合作,劇情絕美,茱莉安摩爾充滿感情的演出令人動容。本片總計獲得7項影展最佳女主角、4項奧斯卡大獎提名、4項影展最佳影片、5項影展最佳導演獎等驚人紀錄。

p456538194  

拍攝花絮

·這部影片翻拍自道格拉斯·塞克的經典情節劇電影《深鎖春光一院愁》,另外加入同性戀元素。
·電影拍攝期間,朱麗安·​​摩爾懷孕在身。
·丹尼斯·海斯貝特在整個影片製作期間,必須在東海岸和洛杉機之間來回飛行穿梭,因為他同時還要參與電視節目《24》(24,2001)的拍攝。
·這部電影曾經考慮過的其他片名有:這美好的人生,旋轉太陽,事物的表面和從輝煌跌落下來。
·為了製造出1950年代的“感覺”,攝影師愛德華·拉奇曼在拍攝這部電影的時候,採用了同樣型號的照明設備(白熾燈),同樣的照明技術和相同型號的慮鏡,就像使用在1950年代當時的劇組拍攝中一樣。
·朱麗安·摩爾是第一個建議她的角色應該是金色頭髮的。托德·海恩斯剛開始不同意這麼做,後來認為她的建議是正確的。於是為了與頭髮相稱,他在影片中還要做一些改變,例如領帶的顏色。

p456538217

精彩對白

Cathy Whitaker: That was the day I stopped believing in the wild ardor of things. Perhaps in love, as well. That kind of love. The love in books and films. The love that tells us to abandon our lives and plans, all for one brief touch of Venus. So often we fail at that kind of love. The world just seems too fragile a place for it. And of every other kind, life remains full. Perhaps it's just we who are too fragile.
凱西·惠特克:那一天,讓我開始不再相信狂野的熱情這樣的事情。也許是愛情,一樣。那種愛情。在書中和電影裡的愛情。愛情告訴我們要拋棄我們的生活和規劃,所有就是為了短暫地與維納斯女神接觸。所以我們經常為那種愛情而感到沮喪。世界似乎過於脆弱而無法承擔它。並且有了任何其他的,生活依舊很圓滿。也許過於脆弱的只是我們自己。

 

Cathy Whitaker: You're all man to me! All man...
凱西·惠特克:對我而言,你是所有的男人!所有的男人...

p456538279  

Frank Whitaker: I know it's wrong because it makes me feel despicable.
弗蘭克·惠特克:我知道這是錯誤的,因為它讓我有卑鄙的感覺。

Frank Whitaker: How about this girl getting her husband another drink?
弗蘭克·惠特克:這個女孩再給她的丈夫一杯酒,你覺得怎樣?
Cathy Whitaker: Don't you think you've had enough, dear?
凱西·惠特克:你不認為你已經喝得夠多了嗎,親愛的?
Frank Whitaker: No, honey, I don't think I've had enough!
弗蘭克·惠特克:不,甜心,我不認為我喝多了!

[Studying a Miró painting] (研究一幅米洛的油畫)
Raymond Deagan: So, what's your opinion on modern art?
雷蒙德·迪亞岡:那麼,你是怎麼看待現代藝術的?
Cathy Whitaker: It's hard to put into words, really. I just know what I care for and what I don't. Like this... I don't know how to pronounce it... Mira?
凱西·惠特克:這很難用語言來表達,真的。我只知道我所關心的和我不關心的。就像這個...我不知道該怎麼念它...米拉?
Raymond Deagan: Miró.
雷蒙德·迪亞岡:米洛。
Cathy Whitaker: Miró. I don't know why, but I just adore it. The feeling it gives. I know that sounds terribly vague.
凱西·惠特克:米洛。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只是崇拜它。它給我的感覺。我知道那聽起來非常模糊。
Raymond Deagan: No. No, actually, it confirms something I'v​​e always wondered about modern art. Abstract art.
雷蒙德·迪亞岡:不,不,事實上,它經常告訴我一些關於現代藝術還無法理解的東西。抽象藝術。
Cathy Whitaker: What's that?
凱西·惠特克:那是什麼?
Raymond Deagan: That perhaps it's just picking up where religious art left off, somehow trying to show you divinity. The modern artist just pares it down to the basic elements of shape and color. But when you look at that Miró, you feel it just the same.
雷蒙德·迪亞岡:那也許碰巧是某些宗教藝術留在了上面,不管怎樣努力用上你的宗教觀念。現代藝術只是把它削弱到形狀和顏色的基本素材。但是當你看著那個米洛,你就有著同樣的感覺。

p456538303  

穿幫鏡頭

·時代錯誤:弗蘭克·惠特克辦公室角落上的打字機,是一個較為現代的電動打字機(最早大約出現於1971年)。
·時代錯誤:斜面式的街道要在1950年代更長時間以後,才有可能較為常見。
·時代錯誤:在一輛1950年代汽車車窗裡,我們可以看到一架非常現代的噴氣機的倒影。

p456538122

幕後製作

影片反映美國社會一個時代、一個層面的縮影,通過很少的人物,細膩地表現出當時對少數民族和同性戀的態度。一流的表演、精緻的處理,需要慢慢品味。影片有向50年代導演道格拉斯·瑟克致敬的意味,再度表達了導演對50年代黃金好萊塢時期家庭情節劇的濃厚興趣。導演托德·海因斯是90年代美國獨立電影界的旗手,也是新酷兒電影的領袖性人物。同時他也始終堅持自己同性戀者身份的立場,他的性取向塑造了他的思想並以或明或暗的方式貫穿於其所有影片中。

    文章標籤

    遠離天堂 朱麗安·摩爾

    全站熱搜

    盆栽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